《惊梦》一场:真爱从不会进展顺利。

《惊梦》一场:真爱从不会进展顺利。

《惊梦》一场:真爱从不会进展顺利。

评论
10-09 • 好戏

分享至:

说到壁虎剧团,大家一定不会陌生。


早在六年前,他们就第一次来到中国,当时的演出作品是由果戈里小说改编的《外套》


两年前,他们带着在2013年爱丁堡艺术节大放异彩的《迷失》来到中国,此后在国内多地演出,成为不少人心中的年度Top 5。



壁虎剧团《迷失》剧照


今年秋天,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携手英国壁虎剧团联合制作的这部《惊梦》,是受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部伟大戏剧作品《仲夏夜之梦》和《牡丹亭》的启发,试图打破种种边界创作而成。


看一下宣传片,我相信你会更好地领会这部剧的意图:人民广场的相亲角,地上摆着无数把伞,伞上贴着“简历”。


你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明码标价,成为婚姻市场上的筹码,你惊恐地后退,却无路可退……不如闭上眼睛,做一场梦。


总体来说,这部戏采用了《仲夏夜之梦》中的一条主线,只不过将故事移植到了当代。

海伦娜爱的人并不爱自己,仙王仙后之间的矛盾、对爱情的不同理解让这一切变得复杂起来。

她追逐自己所爱的人却又无法得到,随后深深坠入了一场由无数离奇的幻象、骇人的梦魇和绚烂的回忆交织而成的风暴之中……

在主线索之外,海伦娜又闯入了《牡丹亭》中的故事片段,与戏曲中杜丽娘的影子重合,看了一出恋人离散又团圆的戏码。

《惊梦》延续了壁虎作品的一贯风格,所有能想象到的元素都将被用作叙事的手段——灯光、音效、布景、道具、服装与演员的身体。

在这些元素的共同作用下,平凡的日常生活场景开始失去平衡,戏剧性逐一涌现:

悬浮的床、分裂的地板、卧室里的溪流、酒吧里的风暴……

被现实压抑的欲望和潜意识都将在舞台上被具象化。



在演出三场之后,很多观众都会奇怪:为什么在这部剧中听不到很多演员说话的声音?


那是因为,在《惊梦》之中,语言不再是中心叙事元素,而只是一种舞台效果。


这一点其实是沿用了《迷失》中对语言的处理方式。


在那部戏中,演员们说着不同国家的语言,字幕……并不完整。


可以说,壁虎剧团的剧作,并不依赖语言这一种表达手段。


但在我个人的理解之中,梦境中的言语本就是如此,它存在含糊不清的可能。


同事工作上的吩咐、爱情圆满的朋友在喧闹的酒吧跟自己谈天说地、母亲打电话絮絮叨叨……


它们在这里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尽管它们无时不刻不出现在现实之中,是来自多个集体的声音。


这些声音无不困扰着海伦娜,也困扰着你我,在梦中我们不用听清楚它们,因为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噪音”。




而整个梦境的呈现,是由整个团队不断尝试、集体创作而成的。


如壁虎剧团的艺术总监阿米特•拉哈夫(Amit Lahav)所说,壁虎是一个相信人与人之间联系”的剧团。


在排练的第一周,剧组成员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诉说、倾听、分享自己与他人的梦境:


有些梦与现实高度重合,比如在梦里不断擦拭水壶上的水垢,醒来后又倍感空茫;


有些梦离奇荒诞,比如骑着自己的宠物狗飞向月球,明明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却还是享受其中;


还有些梦投射出了现实生活中那些被压抑的念想与渴望,比如梦见已逝的亲友,亦或是触碰到远方的恋人……




在获得了梦境与现实的具体联系之后,剧组又通过集体即兴创作的方式,从分析文本到搭建场景,再到寻找人物,故事一步步趋向丰满:


海伦娜所置身的现实慢慢开始发生变形,而梦境却愈发清晰,现实与梦境的边界已不复存在。


在这场光怪陆离的“惊梦”里,一切都被推向了极致,指向莎士比亚、汤显祖和现代都市里那些男男女女的各色梦境中所共有的永恒主题:


爱情、孤独、憧憬、恐惧。




《仲夏夜之梦》中,仙王可怜海伦娜,于是用“爱懒花”的汁液帮助她。


在《惊梦》中,仙王将粉末撒向拒绝海伦娜的男人,成功让他爱上了她。


在看这部剧的时候,我想起多年前周迅主演的电影《女人不坏》,她正是靠“费洛蒙”——


一种能让对方爱上自己的特定气味成功收获了爱人,并在此后一直瞒着对方使用,营造了“我们是真爱”的假象并乐在其中。


剧中海伦娜所爱的男人,也正是因为仙王撒下的粉末而对海伦娜求爱。


但在滚了床单之后,海伦娜却无法接受这样的“爱情”,仓皇而逃。




东方与西方,古代与现代,真实与梦境,看起来泾渭分明,但却又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杜丽娘与柳梦梅的相爱、分离与团聚,更像是一个“梦中梦”,以屏风投影的形式实现,这也是我在这部戏中最喜欢的舞台布景和片段之一。


光源从幕布的侧后方打出,演员在幕布后表演,通过与光源的距离远近控制投影大小。


自始至终,杜、柳二人都是投影,从未出现在灯光之下,就像是一出真人版皮影戏,共同演绎了“游园惊梦”的故事。


而海伦娜则偶尔被卷入其中,只能羡慕眼前的一对眷侣,爱情却与自己无缘。


这一段的创作灵感完全来自于中国戏曲和古典文化,以一种写意而非写实的手段呈现。


除了杜、柳二人,牡丹是整个投影的主要布景,这种表现形式也是为《惊梦》特别创作。




据形体导演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说,壁虎剧团的工作方式,总是从零开始,一部作品,通常要经过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去完成。


在此次英国壁虎剧团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合作中,壁虎剧团带上了他们以往对于剧作的研究和创作的热情,完全公开并分享他们世界、结构以及训练方法:


表演者、技术团队、设计团队,以及全剧组所有人一起工作。




无论你之前是否看过《仲夏夜之梦》和《牡丹亭》,都不会影响对剧情的理解,因为它的确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就演员的肢体表现、情绪张力以及舞美设计、音乐来说,这部戏确实很用心。


两个月的排练时间也许并不能够完全习得壁虎剧团的所有精华,但他们确实展现了国内团队在创造力和表现形式上的无限潜力。




不过,这部剧并非完美无瑕。


从一开始海伦娜在雨中撑伞,一直到回到家中这一段的场景,让人有些不知所云,由于无法听到电话那头妈妈在讲些什么,海伦娜情绪的变化对观众来说也较为突兀。


总的来说,入戏还是有些慢。


整部剧对于肢体和形式的极力彰显,可能掩盖了故事本身的意味,这一点见仁见智吧。


剧照提供: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摄影:尹雪峰




演出时间:2016年10月7日-10月23日

演出地点: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演出票价:50、80、180、280、3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