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部戏,你有必要去一次天津。

为了这部戏,你有必要去一次天津。

为了这部戏,你有必要去一次天津。

天津
04-29 • 好戏君

分享至:


天儿越来越热,好戏也是越来越多了。今天想跟大家安利的,是远离好戏大本营上海,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的《英雄广场》

 

每一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都能在观众领域里引起不小的波澜,第一个原因在于大导的江湖地位,第二个原因便实实在在地落在的“戏的质量”这件事上。

 

这几年由大导带来国内的,有彼得·布鲁克的《情人的衣服》,有塔利亚剧院的《在大门外》,有奥斯特玛雅的《哈姆雷特》,以及波兰巨匠陆帕的《假面·玛丽莲》、《伐木》和今天要说的《英雄广场》。



《英雄广场》剧照


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当好戏君在晚上十二点半跟随《伐木》的散场人群走出剧院之时,唯感“叹服”二字。在260分钟的《伐木》之后,无论是导演陆帕,还是原作者伯恩哈德,都成为了心里再也无法磨灭的两个名字。

 

上承格洛托夫斯基,下启瓦里科夫斯基的波兰导演陆帕,也正是因为大导这几年的三部戏才逐渐为我们熟悉。他极为擅长在舞台上改变“时间”的行进方式,通过时间和空间的扭转来表现角色状态。


他调教的演员都有着令人极其舒适平和的,甚至是反高潮式的表演,但却创造出了一种奇妙的符号化的指向,细细品读极有韵味。在《伐木》之中,大段大段的语言叙述,时常会有的静默片段,看似无趣的日常交谈,都有着一种超出日常经验的美感。


《伐木》剧照


而伯恩哈德在文学界的地位可能就更为我们所忽视,无论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和耶利内克,还是素来毒舌的苏珊桑塔格,都对他推崇备至。自写作开始,他就以特立独行的思辨风格著称,以批判的方式关注人类的种种愚钝和疾病,痛苦和冷漠,习惯与禁忌。

 

自写作起他就以特立独行著称:他在奥地利国家文学奖上的得奖感言是,“国家注定是一个不断走向崩溃的造物,人民注定是卑劣和弱智……”


他咒骂奥地利人都是白痴,后来又发现德国人和荷兰人也是。他说艺术家愚蠢、肤浅和拙劣,医生都是怪物,作曲家和哲学家都是冒牌货,人类最持久的渴求就是欺骗、压迫和毁灭他人……


尽管伯恩哈德以批判祖国为职业,但仍被誉为奥地利文学的标尺。



托马斯·伯恩哈德(1931-1989)


他在《伐木》里写作的内容,有艺术家感到名誉受损而起诉他;而他最后一部剧作《英雄广场》,直接痛击了自己的祖国奥地利对待纳粹问题时的软弱和虚伪。


《英雄广场》的故事发生在1988年3月的维也纳,企图唤起维也纳观众对五十年前希特勒出现在英雄广场上时,奥地利民众“必胜、致敬”的欢呼声的反思。


剧中的犹太人约瑟夫·舒斯特教授结束流亡,回到维也纳,却发现奥地利人的道德水平和反犹思想一仍其旧,于是跳窗自杀。开场时教授已死,因而全剧由亲友和仆佣的叙述组成,目标直指眼前“丑陋得不堪入目”的世界。




伯恩哈德借教授的弟弟罗伯特之口说:“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毁坏一切的不仅有执政者,还有愚钝的建筑师、愚钝的知识分子和愚钝的民众,以及奥地利的伪社会主义者,以至于今天的奥地利“几乎只有纳粹存在”。”

 

此剧临近结尾,五十年前奥地利民众在英雄广场向希特勒欢呼万岁的声音不断地追逐着教授太太,一浪高过一浪,排山倒海般地响彻剧院,也同样拷问着坐在台下的观众,那欢呼的声音中是否有他们的父辈,甚至他们自己?



种种原因,今年的所有林兆华邀请展剧目,都只在天津和哈尔滨上演。如果说上个月的《藏匿》只是开胃菜,从《英雄广场》到《阿波隆尼亚》以及《理查三世》,一部比一部不可错过。

 

当然,好戏为认真看完介绍的你准备了小礼物——4张580元《英雄广场》的首演门票,演出地点在天津大剧院。

 

不管你是在北京、上海,还是其他地区,都可以向好戏申请1张剧票,交通自理。为了让票到珍惜它的朋友手中,我们希望你能发邮件到tg@idrama.cc进行申请,并且附上你曾经写过的任何一篇戏剧、影视、或文学评论,我们将在五一假期结束之前通知你是否入选。

 

去天津吧,错不了。





>>>> 演出信息


立陶宛国家剧院制作

克里斯蒂安·陆帕导演作品


英雄广场


天津

2016/5/3-4 19:30 

天津大剧院歌剧厅

哈尔滨

2016/5/8-9   19:30  

哈尔滨大剧院歌剧厅


>>>> 剧情介绍

 

1938年3月15日,在英雄广场——维也纳的主广场上,阿道夫·希特勒公开宣布了“联合奥地利”,由德国吞并奥地利。五十年后,在英雄广场旁的一个公寓里,舒斯特一家举行了一场聚会。


舒斯特教授,一个思想家、哲学家,他为了逃离纳粹离开奥地利前往牛津,在60年代,被维也纳市长要求返回他的大学。然而,回到维也纳,在他看来没有其他出路,只有自杀。因为当时奥地利的状况简直“比50年代更加糟糕”。

 

伯恩哈德选择了他最喜欢的切入方式去开场:主角的死亡和对于细节引导逐步进行的调查。主角在演出的最开始时就死了,像他往常的剧一样,死便是自杀。这打开了一个充满了神秘迹象的玄妙空间,这时死者的家人被迫去质疑他们。在“英雄广场”这个剧中,夸张形式被充分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