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会让你失望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三月开幕!

从不会让你失望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三月开幕!

天津
01-11 • 好戏

分享至:

一晃神儿,今年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又要开幕了。年年都在克服困难,年年都没有停下脚步。


戏剧节在国内越办越多,而大导展一直坚持的思路是:请最牛逼的人。


彼得·布鲁克、陆帕、瓦里科夫斯基、奥斯特玛雅、塔利亚剧院……如果没有大导展,中国观众对世界顶级剧场艺术家的认识,又要滞后几年。


几年来,对大导展唯有一句话:感谢。


去年邀请展结束过后还在想,还有哪位当世戏剧大师还没有来过中国?


2017年,第七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开幕大戏是俄罗斯导演列夫·多金的作品《兄弟姐妹》,3.4-3.5在天津大剧院。


太牛逼。



大家对俄罗斯戏剧都不陌生,你知道契诃夫、知道“体验派”,知道斯坦尼,可能还琢磨过梅耶荷德和陀思妥耶夫斯基……


这些牛逼闪闪的大师们,都生活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确实对全世界的戏剧(尤其中国)发展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但,俄罗斯当代最厉害的戏剧艺术家是谁?


普遍公认的,就是列夫·多金和他的圣彼得堡小剧院。



1944年,列夫·多金在西伯利亚出生,当时他的母亲因战争爆发被迫疏散至此。中学毕业后,他进入列宁格勒国立戏剧、音乐与电影艺术学院(现圣彼得堡国立戏剧艺术学院),师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门生鲍里斯·佐恩。


1966年,多金从学校毕业,之后的十多年一直在俄罗斯的各个剧院间辗转。期间,他在圣彼得堡小剧院执导的第一个作品是1975年上演的恰佩克《强盗》,他独特的导演方式和舞台风格立刻引起了公众和评论家们的注意。


1983年起,他出任圣彼得堡小剧院艺术总监。现在这个小剧团被认为是俄罗斯戏剧的先驱,誉满全球。


好的剧作是列夫·多金创作的基础,他的作品多改自非常有名的小说或戏剧。例如这次的开幕大戏就是改编自前苏联著名作家费·亚·阿勃拉莫夫三部曲之一的《兄弟姐妹》,二十年来,这部戏在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地巡演。


除此之外,还有1988年获劳伦斯·奥利弗奖的《晨星》、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以及近年上演的契诃夫五部曲:《樱桃园》、《普拉东诺夫》、《海鸥》、《万尼亚舅舅》和《三姐妹》。




列夫·多金导演的作品倾向叙事史诗性,欣赏他的作品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比如这部《兄弟姊妹》(Brothers and Sisters)的演出时长就为8小时。


1985年3月8-9日,《兄弟姐妹》首演于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的圣彼得堡小剧院,当时苏联主席康斯坦丁·乌斯季诺维奇·契尔年科在莫斯科正处弥留之际,将由戈尔巴乔夫继任。后者通过人熟知的“改革与新思维”运动,改变了历史。


回忆那段时期,导演表示:“我们的作品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变化,这部剧的创作中就有一些象征性的东西,留待观众去发现。”


《兄弟姐妹》可以说是列夫·多金真正的成名之作。三年后,列夫·多金带着这部作品、带着他的圣彼得堡小剧院走上了欧洲巡演之路。




《兄弟姐妹》共四幕,被分为两个部分,并附有字幕。


原著作家阿勃拉莫夫死于1983年,曾是苏联文学“乡村散文运动”最重要的实践者之一。导演在谈到这部作品时表示:“阿勃拉莫夫的散文是全世界的,这部戏已经在14个国家上演过了。”


“在全球巡演中,我们慢慢意识到其实所有的问题都是相通的。它们可能表现出来或呈现的方式不一样,但是本质上是相同的。这就是我们的戏剧能被世界接受和理解的原因。”


这部庞大的、令人眩晕的作品包含了40多个角色,背景设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后和1949年之间的一个苏联集体农庄。


上半部分标题为“会面与道别”,描述了一座叫做贝卡什诺(Pekashino)村的女人们,在幸存的男性村民从战场返回之前,艰难地维持着表面的秩序的场景。而第二部分“道路和路口”体现了这座村庄在四年的和平时期里的变化——更确切地说,是停滞。


这部作品的焦点在于村民对未来寄予的厚望和现实中这份乐观得到低回报之间的冲突就像剧中一个人物在观看胜利日阅兵的新闻片后所说——“战争结束了!我们马上都能穿上靴子了!”

村庄能从战争的匮乏中幸存下来,多亏了女人们的应变能力,她们在面对绝境时的能量和乐观是非比寻常的。


导演和其团队通过一种高层面的意识和偶尔直白的对性的表述,表现出了这两种互补的力量。第一部分充斥着女人对缺少男人的饥渴,她们为争夺唯一一个提前返乡的男人——米沙展开了竞争。




第二部分发生在1949年的春天,以一段大丰收的欢庆新闻为开端。突然,屏幕上升,揭露出目光呆滞着村民的满脸倦态。显然,政府所宣称的美好生活并没有发生在贝卡什诺(Pekashino)。


当生活水平本该提高时,它反而变得更差了。男人们回来了,但是村子还是残破落后。这并不是因为战争,而是因为愚昧和无能。男人们并没有对他们效忠的、空洞的、时而堕落的国家官僚提出质疑,变得不是愚笨就是懦弱和腐败。

 

最妙的是,《兄弟姐妹》这个名字来源于斯大林劝告苏联人民反抗纳粹侵入者时用的一个短语——这提供了一种情感上的冲击力。


虽然它的形式没什么创新,毕竟这个作品是在苏联时期后期完成的,但它是一部很有活力且令人信服的戏剧作品。




列夫·多金称《兄弟姐妹》之所以能幸存不仅仅是因为它探讨了所有观众都理解的问题,还因为这部作品与他的演职人员紧密相关。


他说这部戏是“一个关于丢失的希望和粉碎的幻象的故事”,然后补充,“许多演员在这部戏里是本色演出。他们之中所有人都经历过这种幻灭、理想的破碎和羞辱。”


2005年,这位导演出了一本书,名叫《没有尽头的旅途》(Journey Without End),书中将生活和艺术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


在一个叫做《我为什么不导演喜剧》的章节中,列夫·多金这样说到:“如果我们觉得太绝望了,那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我对喜剧情节没有兴趣,但是我对自我认知的情节很感兴趣,尽管它带着痛苦。”


“艺术不是纯粹地要么忧郁要么振奋,但正如一盘线圈只会向一个方向延展一样,人们现实之中的生活所划过的轨迹往往也只会趋向于悲剧而非喜剧。”


俄罗斯导演列夫·多金《兄弟姐妹》




演出时长:8小时

演出地点:天津大剧院

演出时间:2017年3月4-5日

演出语言:俄文对白 中英文字幕


友情提示:《兄弟姐妹》目前尚未开票,之后如果得知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开票信息,我们会第一时间告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