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丁剧院归来的丁一滕,将《窦娥》搬上舞台了

从欧丁剧院归来的丁一滕,将《窦娥》搬上舞台了

北京
09-18 • 北京!

分享至:

两年前刚认识丁一滕的时候,我就特喜欢他。


舞台下的他,带着规整的黑框眼镜,讲话温和安静,把90后的气质收拾得服服帖帖;而在台上,他放浪形骸,天马行空,凌厉奔放,像头青春期的小公牛。


好戏曾经对他进行过一次访问,详情看这



丁一滕在欧丁剧院


2014年的丁一滕,作为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最年轻的一批演员,刚刚主演了自己的第一部戏《寻欢作乐》,同时在为下半年的《女仆》做筹备。


这部《女仆》改编自法国荒诞剧作家让·日奈的作品,讲述了两个女仆在主人不在家时,在大宅子内对女主人进行的扮演游戏。


毫无疑问地,丁一滕放弃了线性叙事。所有演员将面孔涂白,在台上奔跑,歌唱,喊叫,整部戏的核心落在了这两个女仆的身份困境、欲望和痛苦之上。



2014年乌镇戏剧节的《女仆》,左一丁一滕


正是这部《女仆》让他跟世界级的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以及他的欧丁剧院结下了缘分。


2013年,巴尔巴带着欧丁剧院的作品来到乌镇戏剧节,为大家献上了一部《鲸鱼骨骸内》,丁一滕对此印象深刻:


“我觉得这东西太神奇了,它的音乐性、剧场性、现实感,给我特别大的冲动!”


2014年,《女仆》登上乌镇戏剧节的主单元演出。时任乌镇戏剧节荣誉主席的巴尔巴大师看了之后直接跑去后台,他觉得丁一滕的作品中有一些残酷的东西,这是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



丁一滕与巴尔巴


2015年,在孟京辉导演的支持之下,丁一滕来到意大利和丹麦,受邀参加欧丁剧院在Odin Week Festival期间举办的戏剧训练营,是剧场中少见的中国面孔。


由尤金尼奥·巴尔巴创建的欧丁剧院距今已有50年的历史,它致力于表演与导演艺术的研究、探索及创新,自成一派的“戏剧人类学”的理论与实践成果更是被公认为世界人类戏剧史上的珍贵财富。

 

巴尔巴先生致力于跨民族戏剧文化间的交流与互动,欧丁剧院也流淌着跨文化的血液:他们的演员来自欧洲、南美……唯独少了一些亚洲的元素。



在2015欧丁戏剧周上


在丹麦,丁一滕备受戏剧精神的鼓舞,而他的到来也恰好让欧丁剧院看到了新的可能,双方萌生了合作的念头。


回国之后,丁一滕跟孟京辉导演讲了这件事,孟导很支持,觉得年轻人做这个事情挺好。



 丁一滕在欧丁剧院


“我觉得欧丁剧院跟孟导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包容性,这也是双方能达成合作的原因。在欧丁剧院的时候,我们可以交换来自不同民族和文化的经历;孟导也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导演,他会欣赏各种各样不同区间和区域的文化类型。”


在改编了多部哲学专著、荒诞派戏剧、莎士比亚剧作之后,丁一滕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首部中国本土作品,并且还是跟一个国外剧团合作:


“我就想作为中国人,是不是应该可以从本源来创作,所以就萌发了改编创作一个戏曲剧本的想法。”


丁一滕的新戏《窦娥》, 便在这样国际合作的背景下诞生了。



 

元代关汉卿的杂剧《窦娥冤》的故事大家都很了解,各个剧种也都有它的精彩唱段,京剧、豫剧、黄梅戏、秦腔等等……


不过,戏曲的创新始终饱受争议,反而是源于戏曲的文本被搬上戏剧舞台,完全脱离戏曲形式的演绎则得到了一席之地。

 

如田沁鑫、林兆华等著名导演都曾将《赵氏孤儿》重新演绎,香港绿叶剧团版本的《赵氏孤儿》更是在去年的乌镇戏剧节获得一片赞誉。



香港绿叶剧团《孤儿》


这一次,丁一滕的新作《窦娥》采取了类似的方式,取其框架,赋予其新的表现形式和内涵,讲述一个全新的故事:

 

从小被父亲寄养的窦娥在阴曹地府般的山阳县等待着父亲的归来。一回,窦娥遭遇不公正的陷害,成为了杀人嫌疑犯,谁知从远方而来的审判官竟然是抛弃自己的父亲—窦天章。

 

窦娥本认为父亲会为自己做主找出真凶,没想到父亲竟不愿与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亲生女儿相认,于是在绝望中屈打成招,发下三个“感天动地”的诅咒:


第一,鲜血飞上白练。第二,山阳县三年旱灾。第三,六月飞雪。

 

这三个诅咒惊动了老天爷,他化成人形,来到刑场,希望窦娥收回这“逆天”的誓愿,他会还窦娥公道。那么,窦娥会怎样选择呢?




丁一滕与丹麦欧丁剧院合作的这部作品将在十一期间登陆北京,这也是欧丁剧院首次尝试与来自中国的戏剧人联合进行创作。


丁一滕选择《窦娥冤》作为改编对象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一方面,在欧丁剧院参加训练营的经历让丁一滕意识到中国传统的戏曲艺术不能丢下,他也希望尝试在戏曲的角度上有所创新。


另一方面,原著中窦娥发下的三个誓愿打动着丁一滕,他看到了一个渺小的生命与浩瀚的宇宙之间的对抗:每个人在生活中在面临问题时都在寻找着答案,却都有一种无力感。




刚来到欧丁剧院的时候,丁一滕不理解当初尤金尼奥·巴尔巴所欣赏的自己表演中的“残酷”是什么。


它好像说不清又道不明,但却一直激励着他前进,又让他一直寻找。于是丁一滕就跑去问这部剧的艺术总监Julia Varley。


在欧丁剧院呆了40年的Julia 回答他,就像现在排练的《窦娥》一样,这部剧体现了世界的不公平,生的欲望,死的严峻,在于临界点之间的危机感,这就是一种残酷。

 

不同于关汉卿原作中将“沉冤昭雪”作为表达的核心,丁一滕的《窦娥》不以窦娥的冤案作为关注的重点。

 

它更加关注的是一种自我意识,一种个人的孤独感,包括世界的残酷性,人与世界的不可融合。




当面对世界的不可调和时,人们会怎么选择,是有一种信仰么?是选择放弃还是选择对抗?


窦娥面对的冤案就是一种不调和,她选择祈求老天给她一个结果,但是真的老天就能救她么?就算救了她,结果又是怎么样的呢?


幸福如你我,能见证到这样一位极具天赋的年轻人一路的成长。


走进剧场,看看丁一滕的答案是否符合你的想象。





演出时间:2016年10月3日-10月5日 19:30

演出地点:北京市青蓝剧场

演出票价:100、150、1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