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没理由不喜欢刘炫锐啊

你根本没理由不喜欢刘炫锐啊

人物
05-06 • 卷卷

分享至:

上海的观众们,对他一定不会陌生。




刘炫锐,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青年演员,在4月份的第二十届佐临话剧艺术奖中,他凭借《秀才与刽子手》中的“秀才”一角,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大奖。27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

 

出生于辽宁,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谢晋表演艺术学院,他身上有一种与年龄无关的少年气,敏感且多情,言语间时而激情洋溢,时而低头沉吟。他会用大家熟悉的方式逗乐所有在场者,也会在负能量爆棚的时候呢喃一句,“我也是个人呀,当然也有压力。”

 

让他拿到佐临奖的《秀才与刽子手》是一部经典的黑色喜剧。故事发生在清末,秀才徐圣喻和刽子手马快刀同时面对了巨大波折——科举终结、酷刑废除。三位演员和几位带着傩戏面具的“偶人”一起,将大时代缩影在小舞台之上。



《秀才与刽子手》剧照


时隔数年复排,制作人李胜英力排众议起用几位优秀的年轻演员,对刘炫锐寄予的期望尤甚。顶着上一个版本的巨大成功,和紧凑的排练时间,《秀才与刽子手》的新剧组有着极大的压力。

 

不过幸而,刘炫锐和贺坪这一对固定CP在舞台上征服了观众,也征服了话剧中心的前辈和佐临奖的评审们。颁奖夜过后,李胜英发微信给刘炫锐,“看你拿奖比我自己拿奖都高兴。”

 

提到这次拿奖和大家对他在这部戏里的帮助,刘炫锐的少年气又萌发了出来,昂昂头,“别人都那么在乎的一个奖,我没有必要不在乎啊,大家都那么开心,刻意掩饰它干嘛?”



刘炫锐在第二十届佐临奖上


双鱼座的刘炫锐在不久前做过一份九型人格测试,结果是个“悲情浪漫者”。他十分认同这个词对他的形容,“跟我一样的有马龙,还有白兰度,”说完这句话,一屋子人都笑了。

 

前几年他曾是社交媒体的热衷者,常常去微博上看自己演出剧目的观众反馈。“但我现在不看了,那个给不了我什么,”他渴望从这些反馈中汲取舞台养分,但现实往往背道而驰,“他们说’哎呀你好帅啊……你又胖了……’这有什么意义呢?”

 

去年《商鞅》演出结束后,微博上有人说青年演员刘鹏的商鞅不好,剧组里大家都看到了,唯独刘炫锐炸了毛去跟人理论。同组演员有人劝他算了吧别争了,他不依,“我们也可以表达啊,凭啥他们能说我就不能说呢?”

 

无论是与同期进入上话中心的演员相比,还是与同时毕业的同窗对照,刘炫锐都无疑是非常幸运的。进入上话五年以来,他几乎一直出演主要角色,“我们单位对我那是,力捧!”他笑称。

 

看过刘炫锐的表演的观众都会知道,这样的“力捧”和他自己的表现一点脱不开关系。《人模狗样》里奔波劳顿的那个上班族、《资本论》里充满理想最终迷失在资本里的舞台演员、《商鞅》里张扬跋扈的魏国太子公子昂,他的戏路广,演出个人风格更是明显。

 


《商鞅》剧照


他的“劳模”程度也是整个剧院皆知,曾有一年连续演出52周,拿了剧院的“契约奖”。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压根儿都不知道晚上7:30外面是什么样子。有一次我走在路上都恍惚了,哇,七点半我居然站在这儿,拿着面包,怎么会这样。”

 

“还在舞台上”是刘炫锐许多幸福感的来源之一。与他一同从表演系毕业的同窗们,早已散落在各行各业。佐临奖颁奖当晚,刘炫锐兴奋地把照片分享到班级群里,同学们纷纷表示祝贺,他们中大部分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各有小成,但离开舞台也成毕生遗憾,“还能演戏的真不多了,同样是学表演的,我知道他们是真心为我高兴。”




五月即将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上演的《玻璃动物园》,是美国剧作家田纳西·威廉姆斯的成名作,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剧作一经问世就广受关注,去年在上话的第一次公演也是好评不断。

 

刘炫锐在今年新加入剧组,饰演男主角汤姆。汤姆和母亲、姐姐一起住在无人管理、破旧不堪的公寓里,他对这个角色的评价是“忧郁,孤独,不被理解”。

 

既能敞怀,又能筑壳,双面性格对一个演员显然有所裨益。此次排练的《玻璃动物园》是个完全不同以往的剧本,他很高兴终于有机会可以出演一个这样的人物。在刘炫锐的认知中,自己和汤姆这个角色非常相近,“我觉得他好忧郁啊,跟我自己在家的时候特别像。”



《玻璃动物园》排练现场


虽然在观众一贯的印象里,刘炫锐以喜剧见长;和朋友在一起时,他也同样的诙谐幽默,妙语连珠。但他对自己的描述却似乎是另一个人:喜欢独处,不爱聚会,害怕人多的地方……他最喜欢自己逛超市,因为可以构筑一个无人打扰的私人空间。

 

去年他和朋友们一同去普吉岛,15天的行程,按他的话说,他在江西冷购物中心逛了16天,“他们都喜欢在海滩上晒太阳,我就喜欢逛商店。我也不一定要买啥,就逛!逛到最后我连营业员的排班都一清二楚。”



《熟女涩男》中,刘炫锐饰演林大卫


在面对一个所有戏剧演员都会面对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去拍电视”时,刘炫锐在2015年选择了尝试。他先是和一众话剧舞台上的搭档一起拍摄了《淑女涩男》,又在上话的舞台前辈钱芳在《极品家族》里有了合作。

 

影视剧拍摄与话剧排演完全不同的体验和环境能让他调整舞台上的疲倦,却也带来了新的压力,“八百多场戏,每集还有独白,在电视剧组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念这里……”一段时间的拍摄之后,他就重整旗鼓回到上话继续排戏。

 

刘炫锐直来直往:“拍戏压力真的大,我目前都还没有适应过来,但我想到它能多挣些钱,调节一下生活,我回到单位之后心里就踏实很多。”

 

他突然来了一句,“我想做买卖。”

 

什么买卖?

 

“烧烤啊!我那么爱撸串的人,以后万一我有钱了开一烧烤店,有一个额外收入,我就再也不用在意挣钱这件事了,我就很快乐地在现在这个领域呆着。“

 

“而且,撸串再也不用花钱啦。”




《玻璃动物园》



演出时间:

2016年5月11日-2016年5月14日 19:30

2016年5月15日 14:00

演出地点: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安福路288号一楼)

演出票价:80/180/280/380元


*感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提供图片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