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夕,我终于看了这部听说了十几年的演出

春节前夕,我终于看了这部听说了十几年的演出

上海
01-26• 好戏

分享至:

走进“剧场”的时候,灯光已经暗了下来。


观众席呈半圆状环绕着中心场地,场地中间的巨大玻璃罩倒映出所有观众的影像。


从微弱的亮光中可以看到,有人俯卧或是侧卧在玻璃罩内,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直到极具中国特色的音乐奏响、灯光亮起,这个被称作“天之镜”的容器逐渐变得透明、缓缓升起,而其中的景象也终于清晰起来:


几名演员用身体围绕成了莲花的形状,蛰伏在地面上,一名演员立在正中——一边用单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一边在空中做着各种动作。




如果你在上海生活,便一定曾听说过这部演出的名字——《ERA时空之旅》。


从十几年前我上中学开始它便开始演出,时至今日已经连续演出超过三千场,有趣的是,我到最近才真的第一次在现场看全整部作品。


和记忆里的概念一样,它是一部以杂技为核心,融合了舞蹈、音乐、光影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大型秀。


正是由于上海本地观众的选择太多,《时空之旅》确实也走了一条主要面对旅游客源的道路。来马戏城看演出的的确大多数都是外地游客,其中也有不少欧美日韩的外籍游客。


“旅游演出”这个名字在普通观众心中总是不太好,在固有印象中,往往包含着“浮夸”“低劣”“俗气”这些关键词,是本地观众绝对不会去尝试的一类演出。


当我抱着这样的期待去到上海马戏城时,却是意外极了。



从前只在电视中看杂技节目的时候不会体验到,现场的杂技表演有着无可匹敌的观赏感。曾经觉得轻而易举的踢碗和跳圈都显得技巧性十足,后排的外国姑娘时不时发出惊呼。


近距离看着演员们做出那些高难度甚至难以想象的动作,一个半小时内,我的心在高空地面间也巡了不知道几个来回。


说真的,整台演出的几十名杂技演员体现出来的技艺水准都高于大部分我在舞台上看到的演员,本以为濒临灭绝的杂技还能够在这样的舞台之上焕发光彩,确实有点感动。


《时空之旅》的导演是太阳马戏团的创意总监艾瑞克·威伦纽夫。他在编排中国传统杂技的同时融入了不少西方的元素,高度的娱乐互动让《时空之旅》不仅是简单的杂技表演,而是成为了一场秀。


作为一部创作于2005年的秀,虽然其中有过几次节目上的调整,但拿今天的审美来看,有些元素确实不太跟得上时代。


不过,想在今天看到现场高难度而又充满娱乐性的杂技表演,除了《时空之旅》,想不出第二个成熟的选择。



上海马戏城日景


说到杂技,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曲苑杂坛》,或是上世纪90年代、本世纪初春晚的保留节目。


那时候的杂技总是在挑战人体的极限,每次都看的惊心动魄。完美、高难度、零失误、这些曾是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杂技的标签。


但不知什么时候起,看着极其惊险的杂技越来越少出现在观众视野当中了。


且不说《曲苑杂坛》已于5年前停播,春晚上的杂技也从对于难度的追求转向了更多对于美的追求。



2014年春晚杂技《梦蝶》


《时空之旅》在经过多次调整之后,也难得地达到了难度、美感和娱乐性之间的平衡。高难度的演出这里也有,但带给观众欢乐,才是这一场秀的更高追求。


电视行业有一句话叫做“每一次安全播出都是偶然”,对于现场表演的杂技来说更是如此。


开场后不久有个节目是几个姑娘骑自行车的表演,最开始就有一个姑娘掉下了自行车,全场观众惊呼,随即鼓掌给她加油。


失误成为不经意的桥段,演员不再是精密的机械。在全年不间断的演出中,他们承担着高风险,有状态很好的情况,也有状态不好的情况。


杂技表演有精彩同样也有失误,正因为风险随时存在,观众才第一次为演出能否顺利进行操起心来,演员也成为了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天之镜”开场


说到演员,这里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可讲。


杂技吃的是一口青春饭。五六岁学艺,十二三岁登台,到了三四十岁就面临着人生新的选择,这其中还不能算可能遭遇的意外受伤。


在演出开始前的一段视频,一个样貌憨厚的大叔骑着三轮车走遍了整个上海,最终来到了上海马戏城。


这段拍摄于2005年的视频中的主人公叫做孔祥红,在他40岁面临结束自己顶缸生涯的那一年,《时空之旅》挑中了他,之后又演了4年。



顶缸表演


被称为“千古绝顶”的顶缸是门绝活儿,绝就绝在十七八斤真瓷缸的重量上。高抛低接,凭的全是腰腿上的力道。


接替他的张碧欢依旧是壮实的身材,而他同老孔一样,也是少有的坚持用真缸来演出的演员。


在杂技这个行当里,缸确实有“假”。因为瓷缸非常重,日积月累下来对演员的颈椎、腕关节、膝关节和腰部都会造成比较严重的伤害,因此许多人就琢磨用其他一些材质来代替:


空心铁皮、玻璃钢、木头……做成瓷缸的形状,再画上青花图案,观众很难分辨真假。


但在《时空之旅》的演出中,缸是结结实实的青花瓷缸。一代代杂技艺人传下来的技艺和名声依旧在这里彰显。



顶缸表演


如果说“顶缸”是一个人的表演,整个过程较为舒缓,观众也处于一个“静”的状态,那么开篇的“晃板踢碗”则全程都处在一个动态平衡的状态。


在江南水乡的布景之下,一男一女两名演员扮作夫妻撑着一条小船来到舞台中心,妻子给丈夫抛碗,丈夫则为妻子表演:左脚踩翘板,右脚将翘板上的碗踢到头顶上。


烟雾朦胧之中,一米见方的船头,丈夫取出一段圆棍支撑起一块木板然后踏在其上,为保持平衡,他必须不停地摇晃身体。


妻子给丈夫抛去一只碗,他将碗放在翘板某个合适的位置上,双脚一踩,碗划出一道弧线,稳稳当当落在头顶。越往后,每次抛的碗越多,最后一次还需要将一只勺子抛到头顶的碗中,而在演出过程中同样可能出现失误。


在《时空之旅》开始演的2005年,每一只碗都是青花瓷碗。11年后,为了保证演出安全,青花瓷碗被替换成了塑料碗。




除了顶缸和晃板踢碗这样的单人表演,《时空之旅》还有多个多人表演节目。


比如让很多观众吓得不敢看的大车轮。


巨大的车轮中包含着三个小的车轮,演员们或是在内沿行走,或是在圈外行走。


他们在行走的过程中或是蒙着眼睛,或是倒立、跳绳,甚至还可以扔起三个瓶子。




最热闹的节目肯定是台圈。


场上的演员被分为两组,类似“斗舞”的形式。顶缸的演员则化身裁判,指挥着他们的表演。


最开始只用跳过一个圈、后来两个圈叠加、再后来两个方向同时有演员跳圈,再后来几个圈呈现动态,多个演员一起跳,像这样:




最美的节目肯定是“时空之恋”。


一男一女借着柔软的绸缎在空中飞舞,两人在空中配合做了很多高难度的动作,非常美也非常和谐,虐哭单身狗。




不过,最最惊心动魄的,还属于《时空之旅》的最后一个节目:飞车。


在一个巨大的铁笼里,演员们骑着摩托车沿着内壁飞舞。一辆、两辆,每进一辆车,观众就惊呼一次……最后有八辆摩托车同时在铁笼里表演。


其实,每辆摩托车都按照一定的速度和轨迹互相穿行,只要配合默契,车辆之间绝对不会有交集。


但正因为“未知”,这样的表演才足够让人心跳加速。




杂技是极具现场感的艺术形式,为了配合这样的表演,《时空之旅》的音乐全都由乐队现场演奏,同时还有一位歌手现场演唱。


从2005年至今,《时空之旅》已经走过了11个年头。这11年来节目有了一些调整,演员也更换了不少。


这样一场秀能够连演11年,足以说明它在艺术和商业上都有着很好的表现。曾经以为销声匿迹的杂技依旧可以在这里看到,一代又一代杂技人还在这个舞台上奉献着自己。


与绝大多数秀类似,《时空之旅》同样是一出适合各个年龄段、各个人群观看的秀。一整年的时间里,它除了大年三十,一天也不休息。


如果你人在上海或者来到上海,过年期间想跟家人看场演出,《时空之旅》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之一。你可以跟着家人一起开开心心地看看演出,同样也可以借此机会回忆回忆童年。


当然,如果你想的再深一点,中国传统杂技、这些杂技艺人的现状,同样值得你去思考。也许不知道哪一年,可能我们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表演了。


最后送上一段完整版的宣传视频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