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发布会,大咖们都说了什么

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发布会,大咖们都说了什么

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发布会,大咖们都说了什么

天津
03-22 ▪ 天津大剧院

分享至:






戏剧界年度盛会




大咖云集





现场速记·现场照



北京微影时代-电影院


   以下为现场速记



主持人:各位媒体、各位大导、各位嘉宾、各位新朋老友大家下午好。


能在这个地方是做第三届曹禺国际戏剧节和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新闻发布会,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的确是稍微有点远,但是我们真是想发布会的额外给大家一个收获,这个新形态的新产业叫做微票,是非常便捷从手机上买电影票的文化产业。在这个空间里面我们看到很多年支持邀请展,像回家一样回来的老朋友,和新朋友,各位大导和嘉宾都特别有掏心窝儿对话的冲动,特别感谢今天微影院的贾柯(贾总)对我们的支持,之后有微影院的事可以问贾总。




这一届的曹禺国际戏剧节和林兆华艺术邀请展已经是六个春秋、六个寒暑,千言万语不用说过程,明天这个春天来的这么迅猛和生猛,这些大师是欧洲当之无愧的大师,他们带来十部剧作。首先在声誉、地位上都是顶尖的,其实一台戏已经分量足以,但是为什么要一下子上十台,这是中国像大导这样的戏剧家,中国这样有真知灼见的戏剧家的代表他们的艺术观和新视野,代表戏剧价值观。


关于大部分的剧作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我国艺术节必请的,像阿维尼翁、爱丁堡等这种大的国际艺术节,还有中亚、中欧、中东、全欧的最大的剧院,甚至歌剧院必请的。


 还有一个共同点,中欧这几个国家的导演,他们的除了是戏剧科班出身,他们还有很广博的哲学、社会学、历史学的学习经历,使得他们作品从文化的纵深来思考和观察人类存在意识、批判的精神,同时揭露社会现实真相的责任感,这种风格是非常强烈的。


 还有一个最大的惊喜,场外的大导演路太远,昨天半夜把声音和对我们邀请展的祝福和想法都给我们传递过来了,现在请播放一下。

    

隆重欢迎一下共同爱戴的大导林兆华、剧作家过士行、导演李六乙、学者沈林。

    


主持人:十个大戏十个戏为什么都是以波兰为主,我觉得从地域上来讲,从钱院长和大导挑戏,他们必须重视东欧的纯文化传统,立陶宛曾经是波兰的一部分,波兰很多城市是德属的,战争一推过来城市就属于德国,再推过去就成为波兰了,所以有很多德式建筑,这三个国家有很多文化共性,他们异同并不是差异很大,而且是和比较强调肢体传递元素的手法,在东欧有很广泛的戏剧传统。


今年看到这些剧目大多数都是战争题材有关的,从两个方面说,他们的教育背景和批判精神的沿袭,第二个是民族性跟我们不太一样。当某国同时为手撕鬼子欢欣鼓舞,拿战争作为时间和研究的工具。而且有一个说法,任何好事要落在波兰人头上,他们就是总有牢骚和争论,比方说欧盟落他们头上,但是仍然只得到70%的国民肯定,人家这种精神应该学习,所以看什么东西不是全盘接受的。



 林兆华


林兆华:前两三年我就不想干了,多亏了钱程。我以前不知道,以前弄这个戏剧节六、七十万我根本不知道,后来我听了这个消息不想干了。真正演出看戏的百分之好几十都是业内的,都不买票,都是看蹭戏,所以不想弄了。


再加上自己意识衰退,我经常跟过爷说,我这两年还有激情你赶紧写,但是这两年快没激情了,多亏了钱程多年支持戏剧展,因为我没这个觉悟,未来戏剧的发展我也没有这个觉悟,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个事,我就是喜欢拍一些戏就拍了,我现在还是这个状况。现在寄托在过士行先生写戏上,别的戏语言别人比不了。


以后你们开会别总说国外的,因为媒体包括你们这些专家,夸外国人夸的好极了,国内好戏都不敢评,也不敢说好。


过士行:国内有吗?


林兆华:你那个戏就不错。下面邀请展,钱程也在这,希望以李六乙为核心的作品,第一我衰退了,我自己没有激情,再有我没那么多这个想法、那个想法,我了解情况不多,所以下面邀请展再做,叫李六乙牵头。


戏剧学院更别说了,那是高等学府,既然来了就得说两句。第一高等学府这个“妈”不太喜欢我,还有博导、这个导、那个导前两年还说了,总把严肃的戏剧作为游戏,这叫什么导演?还质问我了,我当时也没客气,我就说,我就是把戏当游戏。我玩的好就出戏,玩的不好扯淡,真是这么回事。


后来学院还真的挺尊重我的,叫我去导演系说说,我不敢去,我真的是没这么多理论学问,我肚子里有什么东西我也说不出来,我说句实话爹妈老天爷给我这点灵气,我没有别的这个努力、那个努力,然后这个理论、那个理论,真的没有。


其实理论都是多看点书,多查点资料,东摘一点,西摘一点就是理论了,我现在没别的本事,就是选择几个合作的伙伴,比方说钱程,我希望把天津大茶馆搞起来。丰硕果实艺术公司,我困难的时候人家答应给投钱,我说第一条原来我的工作室这么多年,有一个人管工作室,十多年没筹到一分钱,我不愿意再做戏跟人谈钱,第一个人家投了几百万,不再发愁钱了。


第二个就是过爷,就是过士行公司跟我儿子成立一个戏剧工作室,他们在那可以拍戏,实际上在那可以吃,可以喝。



过士行


过士行:您为什么请这十部戏?

    

林兆华:陆帕推荐的,立陶宛是我一直想请的。

    

过士行:跟人陆帕什么关系?

    

林兆华:没关系。

   

 过士行:您跟陆帕选这十个戏什么?

    

林兆华:立陶宛80年代第一个戏,是在教堂室外看的戏罗密欧朱丽叶,我看了之后真是做不了,你根本想象不到,是一个什么环境呢?做面包房在后面揉面,在教堂室外演的,彩排的时候我就问,我就找翻译,能不能托人让我进去看一看,真好。我当年正好上莫斯科看了几个剧院,马雅可夫斯基剧院、莫斯科剧院,看了好几个剧院的戏。


过士行:怎么一请他们就来了?

    

林兆华:都愿意来中国,有吃、住的好。有一年请德国最牛的剧院邵宾纳剧院,拉一个清单没敢清,来一个设计、助理两三个,还有助理的老婆。

  

 过士行:这十个剧目,这次听说是战争题材比较多?

    

林兆华:刚才放的陆帕,欧洲的名导演,他的学生几个戏,这几个学生都是在德国挺有名年轻的导演,我有时候就是看看录像。

  


  《英雄广场》剧照


提问:今年年初对于新作品《英雄广场》有什么期望?

    

陆帕:这部作品也是按照伯恩哈德一本书编改的,这次演出之前这书在中国已经出版了,我听说出版这书是上一次在中国演出《伐木》有非常大的贡献,这对于我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本书在我读书室里,我希望下次能为中国带来好运。

    

本书主要讲述排外主义,主要讲述了犹太人在二战之后的欧洲社会的生活,当然我只能在想,中国观众会怎么理解下一次的演出,但是我已经了解中国的观众,虽然我不太清楚,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期待,特别是“恨”的感觉在全国越来越严重。


    陆帕


提问:接下来请介绍一下你下次在中国打算举办新的活动,您对中国演员和本次活动有什么期待?

  

 陆帕:本次活动那本书我已经看了好几遍,讲述的是一个酒鬼,但是他的性格是挺敏感的,也是一个梦想家,这个人性格是非常接近欧洲文化,我个人觉得性格是对中国人来说,对他们了解欧洲文化具有代表性

   

 作为一个欧洲人我懂这个故事,但是我还是觉得中国人还会理解故事。

    

我非常期待跟中国演员一起合作,我已经看过他们的那些演出,看过那些作品,我知道中国演员有非常严格的形式,虽然我现在自己还不太了解,通过什么工具表达出来这些人物。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梦想家有一个好主意是成功的一半

   


 

过士行:刚才看这个您有什么感受?

    

林兆华:我选的我有什么感受。

    

过士行:那我说两句了,刚才有点短,我看了之后冲击力很大,从设计和状态都有非常新的东西在里面,大导的邀请展办了六届,前五届也没请我,我感受最深的是我那年看陆帕拍的《假面•玛莉莲》,还有《理查三世》。这个邀请展非常重要,因为说实在的,我们很少有机会专门看戏去趟欧洲,去了未必有档期,他们看戏都是头一年送票的,我觉得送到家门口来,虽然在天津,也比去趟欧洲划算,还是应该看看

    

我个人感觉,我看邀请展几个戏以后,对我启发都很大,他让你更大胆,能激发你的想象力。邀请展相当于一扇窗户,相当于新鲜空气进来了,如果总不打开窗户,我们血液涵氧量也不够了,想象力也不够,看这些东西是很有好处的,不光业内人士需要看,其实广大观众要看就更好了。

    

前不久一个出版的事,我到了一趟德国,我看了他们六个剧场,我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那个剧场并不大,剧场和舞台都比我们小,条件其实不如我们,但是你看管理和这些人拍戏这个时候状态比我们认真的多,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在舞台条件相对于落后,我们现在大大小小新剧场条件下,国外同行做出来的东西让我们很吃惊。有些人说是不是请国外戏太多了,其实不多。我去德国问了一下,去德国参加戏剧节有五个评委,一年必须看1500个戏,从1500部里面选十部、二十部选出来,导演一年看300座,一天看一个那都是新作,大导邀请展现在遇到一些困难,主要是资金问题,很遗憾北京掐掉了,结果跑天津了。六次邀请展六次“炸弹”,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我希望继续办下去,有什么困难大家想办法,能办几届办哪届。

   

 林兆华:我早就说过,这是国家办的事,一个钱程没这么大经济力量,我也没那么大精气神。



    李六乙


李六乙:六届邀请展开了六届,今年是特别期待第六届,前面五届看完了之后,确确实实每一届对中国的观众,对中国同行戏剧界都是一个震动,这个不是单纯的说“好戏”,不是一个简单的议论而已,而对中国戏剧现状有一个非常大的影响。所以非常期待今年的这些作品,但是我想说的一点,看了前面五届给我作为导演,我在阅读观赏的时候有两点非常有感受的,刚才看录像视频,其实也能够感受到陆帕的风格,包括整体风格还是和前面有一脉相承的感觉。

    

前面五届的感受有两点是非常强烈的,第一点就是作为导演在对文学、哲学、当代警示上面,欧洲导演确实比我们做的好。前一段时间过爷写一个,中国剧作家没有思想、没有本质,确确实实我们缺少非常有思想力的作品。在欧洲的导演他们在解释经典作品,包括在重新用文学作品改编戏剧作品的时候,他们在这方面是特别重要的,这是欧洲的传统,尤其是像德国,就是一个思想的国家,是非常重视思想的魅力。

    

所以说在前面五届看到所有这些统计的、大导选择的经典作品当中,导演在二次创造当中,对于文学的思想解释,哲学的解释确实是作用非常好,这是第一个印象。

    

第二个感受就是他们的演员,确确实实无论从最传统的表演的训练,到当代表演的训练,确确实实做的比我们好,我们的演员和他们的演员相对比起来,确确实实有很大的差距。

    

上次陆帕的《假面•玛莉莲》,出来就说中国找的着这样的女演员吗?确确实实在他们在演员训练上、演员教育培养上,包括二次创造方面,演员的个人潜力,演员创作力传递出来的视觉力量确实给人印象非常深刻。特别期待第六届来了这些好戏当中,同样也会给大家带来惊喜。

   

 今年只有大导的艺术戏参加,保留剧目《建筑大师》要在第六届当中和这十个作品一起来再次在天津上演,其实在天津已经演过了,还要演。

    

大导的《建筑大师》是很多年前的作品,去年我和濮哥聊天的时候,就是做大导的外部展演,为什么想到这个问题,欧洲导演的戏确实非常好。

   

 林兆华:濮哥给我打电话了,说不要搞。创造都是当前的,不要立足于传统。中国的传统是在戏曲,民间说唱那,戏剧中国没有传统,是跟欧洲学的,真的传统他们不研究,戏曲、昆曲、民间说唱在那了,所以焦(音)先生之所以伟大,就是用中国传统戏剧美学指导创造,我这点特别服。我虽然喜欢戏曲,但是我没有那本事。

 
  

李六乙:其实在欧洲的戏来的时候,我特别希望我们的同行和媒体,重新阅读建筑大师,尽管放了几年,这个作品是非常好的作品,好在哪?是因为林兆华同志,这个作品是对戏剧有革命性的贡献,他和欧洲的戏不一样,就在于我个人认为,这个戏包括过爷看戏,还是传统戏剧观念下面用当代哲学解释文学,真正戏剧舞台上具有革命性的变化,就是戏剧的变化,建筑大师非常优秀,包括早期的哈姆雷特。大导这些年在戏剧层面改变,是在寻找戏剧的本质是什么,这些年一直做这个工作。

    

我个人认为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应该要再去阅读《建筑大师》包括从业人员、媒体要对《建筑大师》在和欧洲戏比较当中发现,戏剧本质不同是什么,而这个相对而言,我个人认为《建筑大师》是超前的。那么多年了依然还有魅力这个是超前的,导演无外乎就是两个工作,一个是对文学的解释,还有是对戏剧本体的认识,你用你的观点去解释文学,这种和欧洲一系列比较来看,我再一次真正特别好好研究《建筑大师》,正好有一个比较,这样发现戏剧的问题,特别发现我们的不足,发现真正的进步是什么,其实我们还是有很好的戏,欧洲戏非常好,只有在比较当中,在同台的献艺当中才能发现和取长补短,我特别期待第六届当中,比较当中发现大导这些年一直坚持他对戏剧本质、戏剧本体直觉的认识,确实大导不讲理论,但是直觉是超前的,直觉是超越戏剧目前的戏剧舞台现状,这个是他的宝贵和珍贵,艺术家就是靠直觉,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恳请我们的媒体,在比较当中去发现我们当今舞台上还是有非常优秀的戏剧,在大力宣传欧洲戏剧的同时,也要看到我们舞台上也有好戏,比如说《建筑大师》,这一次只有这一部在里面,我特别希望比较当中发现。

    



沈林:大导做的邀请展我我觉得特别不容易,一直就不容易,每次都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作为邀请展,但是越做越好。我觉得很重要一点,因为大导是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眼光,这个特别重要。

    

大导说这些事应该国家做,是这样的,但是有很多机构一般都是国家的机构,拥有大量的公共资源,他们也在做很多的展演、很多的戏剧节,他们做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到现在为止和大导做的是乏善可陈,就这么一点真是不容易,钱程做了也非常了不起的。我不知道你们赚不赚钱撑多久,咱们先做起来,做一回是一回。

    

为什么觉得大导的展演特别有意义,我第一个认为大导有自己实战眼光,因为选什么,这个是比较过才选的,这个就有判断在里面,我们看到还有一些展不是都不好,还有就是有钱没有眼光,这个也很重要。

    

我同意大导说的,理论相比之下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在中国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理论还就特别重要。咱们就说波兰戏剧,咱们之前没有看过一本波兰的书,就是充满想象,以格日什托夫·瓦里科夫斯基的创造出来新的东西,这次大导引来的东西就不一样了,毕竟和作品比,理论总是规则。这次把作品引来,就受到启示了。对于理论大家有自己的判断。

   

 我是1999年第一次看陆帕《梦游者》,很大的剧场只有不到10个人,从九点看到快一点,就是在台上说,当时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近在咫尺,这个演是活在舞台上,是用真实性表演,我看了非常受震动,看了之后超过斯坦尼的现实主义,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很震撼。

    

格日什托夫·瓦里科夫斯基我是2006年看的,真的是太精彩了,精彩的重要原因是修养好,又理论又技术,古希腊剧场是古希腊戏剧,法国是文学,法国戏剧,然后画画再回来,这也是一个异类,现在也是非常火,这个戏一定会好看。不是所有的作品都说好,也有很多争论,但是有一点我认为是毫无疑问,就是视觉上的。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理查三世》剧照


大导最先请到中国来的,大导办的北大的班第一期,那是十几年了。那个戏里面有的也代表了很好的传统,代表的赖因哈特(音)的传统,最东德的传统,所有的理论著作我们都看了,可是没见过怎么样。所以大导一下子给我们看到,不仅仅是理论,而是理论后面的东西,所以这个戏剧节非常重要。

    

《理查三世》很精彩,还是爱丁格演的,非常有魅力。奥斯特玛雅邵宾纳造了一个莎士比亚的话剧场,给自己定义每年一个莎士比亚,真的很棒。这里面奥斯特玛雅和绍宾纳莎士比亚,我个人认为还是好看一些。我特别希望看到演出,我们不应该蹭票,但是希望大导和钱老板便宜一点。

    

钱程:80元-580元,凭票再加50元钱可以往返。

    

沈林:我跟我的学生都要看,看大导这个戏剧节胜读十年书。

    

主持人:看完了片子想找个地方哭一会儿,听完了大导说完了又想哭一会,又长经验、长学问又有很多理念。

    

钱程说去年的《理查三世》是去年阿维尼翁戏剧节的开幕演出,有很多记者三天没买着票,王润去年排了七个小时买的着票,让王润讲讲。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理查三世》剧照

  

王润阿维尼翁当时最火一个戏《理查三世》,当时看到票已经全部卖完了,墙上贴着求票的信息,但是只是每一天在演出前会放出最后二十几张票,第一天到那就排队,也是晚上6点30开始,我们下午三四点去了没有买到,我们第二天中午11点就到了剧场门口,七八月份非常热,正好是阿维尼翁最热的时候,中午11点就已经开始有人了,这些人也没有维持秩序,就是在那等着,一旦离开就是不算你排队,就是站了七个多小时,基本上没吃东西,到六点终于拿着票,还是原价。咱们国家戏应该能够在演出前放出一些票,我们进去之后那个位置不是很好,又是德语的,字幕也不太清楚,已经非常疲倦在那看,排了这么长时间队,但是非常精彩。奥斯特玛雅德国的风格还有审美,我很遗憾错过哈姆雷特,这里有全裸的表演,在法国也看值了,天津不知道有没有。

    

现在大家稍微有一点条件了,特别希望多看到国外的戏,大家经常交流参加一些戏剧节,爱丁堡也好,还有罗马尼亚戏剧节也好,去了开了眼界对于戏剧的人事部一样,德国还有东欧的戏剧,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但是毕竟你的交通成本太高了,还有毕竟有语言的障碍,但是能够把这样的戏请到跟前来配上字幕,而且剧院条件不次于国外,这个机会非常宝贵,票价已经很便宜了,比在国外看还便宜,相当于把这么好的戏拿过来请我们戏剧爱好者、戏剧专业人士在上课,这个机会是非常难得的。

    

对国内戏剧有一点担忧,国外的戏院热了有可能瞧不上国内的戏剧。确实有这样的问题,邀请展国外戏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国内戏越来越少?

    

林兆华:这你应该了解,咱们有意识形态掌控,要是没有意识形态掌控,给作家、艺术家自由,绝不是这个局面,不能给他们自由。意识形态希望你写什么你写什么,

    


提问:您自己现在还看戏吗?

    

林兆华:很少。

    

提问:国内导演戏谁的您还看看?

    

林兆华:两三年没看戏了,过爷的戏看了。我希望他重新写一个戏,那个不大灵,我说这个报道文学不是戏剧,抄点报纸就行了。

    

提问:大导特别期待过士行老师写一部新戏,感觉社会缺什么您写什么,您下一步关注什么话题,今天新闻都再说非法疫苗的事情,您有没有这个想法写到作品里面?

    

过士行:关于疫苗的事我是比较慎重的,因为我怕写完了以后给我打疫苗。我觉得你提的问题挺好的,有两种观点,一种就是事件发生以后出来戏,还有就是懂得沉淀下去,经过历史积淀我们再看这个事。但是我们觉得不管你是怎么写,我有想象力,如果生活什么样怎么写,那真的是不用编剧了。现在有一个小导演比我们这快的多,他说那个摘报纸根本没有这么回事,是用新闻报道的形式来写这个戏,其实不是新闻,是我编的一个事,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你说的这些属于社会问题剧,需要大师的力量,就是从一个简单的东西,能够预见未来。比如说妇女问题,这有一个预见,这个作家就比较厉害,不是简单的谴责,那个东西就和报纸戏剧不一样。

    

林兆华:绝对不能听他的,写作不应该受现实影响,写作永远在自己心里面想写什么,反映现实不叫艺术创作,写自己的心灵的感受。

    

过士行:写得写别人的心灵。

 

提问:我想问一下李六乙老师,其实从我个人来说,我是比较喜欢中国传统戏曲和戏剧,外国的戏剧形式感和冲击力,以及思想有点冲突。但是让观众产生共鸣还是写的中国文学,您的《小城之春》,我看一些评论是很慢的,但是台下观众是看手机的,您对于这种现象有心理准备还是坚持倡导美学?

   

 李六乙:肯定是继续坚持本份,至于看手机很正常,中国人什么事都干出来,打手机、发微信一点不奇怪,这个一点无所谓。随着时间的变化,随着媒体的引导,怎么进剧场是有规矩的,进剧场该怎么进去,该怎么看是有规矩的,而不是任意在里面上扬的,是一个公共空间里面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个是从小应该规范的,但是我们缺少这个东西。

    

因为我们的文化过去是看戏曲在茶馆里面吃瓜子、甩着毛巾,那个把舞台艺术当成娱乐,是表演给我看,是不平等的状态,现在戏剧是平等的状态,台上台下是平等,所以也不扔毛巾和吃瓜子了,但是可以看手机和聊天了,这个需要慢慢的变,不管是60年没有变,但是希望100年可以改变,这就需要大家来呼吁,从教育、从娃娃抓起,从媒体呼吁开始。



2016/4/8-9 19:30 卡尔·霍克的影集

      

提问:我想问一下这次邀请来的这几个剧目,包括剧团是出于什么样的选择和考虑?

    

林兆华:我看了觉得挺好就来了。我跟你说实话没有多深、深刻的思想。反映的问题,演出的样式我看着挺好的,我不可能一个戏从头看到尾,我还得找翻译,这个不可能,人家钱程有工作人员整理出来的内容。

    

提问:我想问一下,刚才大导也说了,不管请来的戏,还是中国戏剧剧场都充斥着大量的熟人票和赠票,您三位作为中国戏剧最顶端的前辈,怎么看待这个现象?觉得怎么做才能改变这种现象?

    

林兆华:中国特色,你没有能力改变,我也没有能力改变,等到人民真正喜欢戏剧的时候,才有可能。比如说欧洲群众真喜欢戏,可以提前一年就订票,俄罗斯当时多穷,连菜都没有,但是我到俄罗斯看戏没有票,我在门口等退票,等退票过程当中,你看到俄罗斯穷的,他们看我抽烟找我要烟。

    

过士行:这个票德国也赠票,但是他们赠的不多,有时候完全不赠票也不可能。有些跟你创作工作关系的人,人家能来,能请人来看就不错了。

    

但是你要是说,关系很远的人,他的朋友还要看也找你要票,这个剧团就负担比较大,这个慢慢还有跟咱腰包有关系,咱们收入多了买戏票不是负担,人家也不会张嘴跟你要,人家自己就来了,这个有待于工资提高,还有觉悟的提高。

    


2016/6/10-11 19:30 阿波隆尼亚


提问:今年戏剧节陆帕导演、奥斯特玛雅和林兆华导演会和现场观众互动吗?

    

钱程:每一个重要戏都有演后谈,也有第二天的研讨会。

    

过士行:如果有签字会影响上座率。

       

 提问:为什么不在北京演?在天津办了。

    

过士行:因为没钱。

    

林兆华:这帮记者开车到天津,在北京就开记者招待会就行了。愿意看就到天津再看,不愿意看就算了。

    

过士行:原来说北京也有,后来给掐了。

    

林兆华:天津、北京、上海三个大城市,都是戏剧城市。演多了演不起。

    

过士行:北京是因为资金的问题,请到北京来得有钱。

    

林兆华:天津也是资金的问题,钱程那盯着了。

    

钱程:北京场租太贵了,两千多座都卖光了,返过来欠了北大五万块钱,更别提演出费、食宿等等,去年《伐木》演完了之后不够交场租的,所以没法弄。

    

第一年、第二年是大导的女儿女婿掏钱。

    

林兆华:媒体请支持,这么难找、这么难来参加确实是挺难的,多给宣传。约请展不是咱国内的记者好忽悠,国外的记者钱程那做。



2016/5/24-25 19:30     前线


提问:我有两个小问题,一个是从第一届邀请展到现在,您觉得现在邀请展还符合您当初的想法吗?第一届有裴艳玲的演出,这两年更多是德国和波兰的,第一届效果也还挺好的。

   

 林兆华:国内的也好,好约的行。为什么叫国际邀请展,就是请国外的当代好的导演拍的戏,我主要不看西学多么深刻,就是看好导演戏剧这么拍,中国缺这个,老六这个就很难得了。

    

提问:六爷的《小城之春》非常适合放在邀请展里。

    

林兆华:愿意去就去。

    

提问:想问一下钱总,办邀请展一些外国使馆、基金会有一些支持在当中,为什么会一直缺钱状况,去年有申请到国家艺术基金,能介绍资金状况吗?

    

钱程:今年波兰戏密茨凯维奇学院有一些支持,包括今年五六部戏剧一共一百万,英国使馆给了五万块钱,大概得到就是这些,都是人民币。一个歌剧你知道大概得下来三四百万。

    

提问:现在作品比第一届剧目多一些,有没有考虑过这么多钱,戏剧节要做这么大体量,都是超大的制作,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钱程:我们每次给大导拿一堆盘,大导说好我们就做了。

    

林兆华:如果考虑钱就不做音乐了,交响乐、歌剧从来不从商业考虑,所以他是真正的文化管理推广人,我从来不叫他文化商人,他从来不是从赚钱出发的演员,想赚钱谁也不搞歌剧,谁也不请交响乐。我没有经济头脑,我也不请。

 

2016/6/17-18 19:30 殉道者

  

提问:我想问哪位在场的媒体,中国的媒体不评中国戏剧的原因,是崇洋媚外还是不敢发言?还是国内的戏缺少理论消费?

   

 过士行:报纸上还是大部分评论中国戏,评论外部比较少,因为外国戏来的比较集中。

    

林兆华:没有评论,中国真正的戏剧评论没有,请罗伯特威尔逊,15分钟看他们吃香蕉,看那个干什么?一个人说就完了!

   

 过士行:您觉得包多少分钟合适?

    

林兆华:那个是演出公司请那个戏就打了眼,就不应该。

   

 过士行:20分钟包一个香蕉是工夫。

    

林兆华:我能包一个小时。

    

王润:记者本身并不是评论的功能,我们职责是介绍出去,每一部戏在比较重要作品也都会有报导,我觉得有一些戏不值一评,或者有一些戏欣赏能力或者评论能力还达不到,希望沈林老师这样具有能力的会经常评论。

    

过士行我觉得报导戏和评论戏不分中国戏和外国戏,就分好戏和坏戏,好戏就多评,坏戏不毙就不错了。

    

林兆华:现在外国都是好,中国都不好。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钱程:这个戏里面还有几个有意思的地,去年《伐木》5月份在天津演完,7月份去阿维尼翁演,当时2014年底大导选中这个戏,马上就反悔了说能不能推迟一年。说被阿维尼翁选中了,我说不行,因为咱们签了合同了。最后陆帕拿了图纸在北京做了一套,这个跟去年一模一样,这个英雄广场在5月份在咱那演完,7月份去阿维尼翁,又得重新做一个,今天谈完了《英雄广场》的制景20万,《理查三世》里面的景有液压系统…,因为爱丁格在上面飞来飞去。这次跟德国人说,因为7月份在这演完,8月份在爱丁堡演,也是景运不过去了。德国人说别的可以做,但是这个不行,现在德国单独为咱们做一套景。

    

《藏匿》那个戏是在大厅里面,每个人坐在那听女演员讲,讲的过程当中吹一个单簧管,就是把人一个一个叫出去,叫到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把我带到里面,你得爬进去,然后烟雾缭绕的,到一个指定的地方,黑糊糊的才看清楚六个演员也是一丝不挂坐在中间位置上,我想心脏不好的人戏就出不来了。

    

大导看完了这个盘以后,去看《英雄广场》,那天孟京辉也在那,那个戏休息两次,大概将近5个小时,孟京辉第一次出来抽烟就说,我想到这个宣传点了,他说沉闷啊沉闷,第二次休息的时候,说沉闷更沉闷,只有最后一两分钟的时候,《英雄广场》像红卫兵的山呼海啸玻璃被打碎了,舒尔茨的夫人趴在桌子上死掉,这是一个极其沉闷的戏,孟京辉说这个戏的卖点就是沉闷。



2016/4/22-24 19:30  & 4/23-24 15:00    藏匿


提问:大导邀请很多国外戏,您刚才三位说的一样,中国很多不管是评论还是媒体,一看到外国的戏,只要看不懂就说好,中国就不好。这就造成一个现象,中国当代戏剧人开始模仿,开始出现新媒体戏剧,就是完全学国外,最后导致了故事上不行,形式上也是盲人摸象的情况,您三位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林兆华:这个需要你去改变,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从戏剧来说,真的希望就散落在自由结合的小艺术团体那,不在国家体制剧院,国家的体制剧院死了,早死了。你说看年轻人自由结合的小戏,你多看看那个。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会就到这!





戏剧节演出排期请点链接


♕收藏 | 第三届曹禺国际戏剧节 暨 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演出全排期


天津大剧院


地址:河西区平江道58号增1号(文化中心内) 


票务电话:

022-83882000 83882008

官方网站:http://www.tjgtheat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