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报传媒在杭州开始做原创话剧,背后还有更大的计划

浙报传媒在杭州开始做原创话剧,背后还有更大的计划

上海
12-21 • 魏嘉毅

分享至:

在杭州大剧院的可变剧场中,空荡荡的舞台将观众席切割成两侧,舞台四角的四个平台上分别陈列着四件西汉考古物件:雁鱼灯;马蹄金;玉佩;竹简。

 

红、白、黑,三位演员一人一袭盛装,上官太后、刘贺、霍光三人同时立于舞台中央,大幕拉开了。

 



这是由浙报传媒集团新成立的”东方星空数字娱乐有限公司”出品的第一部原创话剧《海昏侯》,由浙报传媒、杭州大剧院、杭州话剧艺术中心联合出品。

 

这部六十分钟的作品,并不如史书记载那样,把海昏侯刘贺塑造为一个罄竹难书的昏君。相反,这位被捧上王位的19岁年轻人,有了对于于人性本身的疑惑,以及交织在权力与欲望之间的痛苦。




这并非“戏说历史”。随着海昏侯墓不断的考古进行,失传千年的《论语》残篇、棋盘、古琴、编钟一一出土,某种程度上可以证明他未必是那个“满是荒唐事”的废帝,而也有可能是位风雅之士。

 

不一样的出发点带来了不同的创作思路。媒体人出身的导演王熙旸没有采用更加稳妥的方式,逐一讲述一则历史故事,而是采用了更加现代的方法。她反复强调:“我们要做的是一部荒诞喜剧。”




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简单空旷的舞台中,红白黑三身汉袍极为引人注目。年轻的君王刘贺在舞台上操持起一人高的木勺,请扶持自己上位的大司马霍光来吃一顿火锅,商议政事。

 

在海昏侯刘贺的墓穴出土中,的确有着汉朝的火锅器具。

 

主导了海昏侯墓发掘的考古领队杨军是《海昏侯》的历史顾问,同样也是一名话剧迷。他接到剧组的邀请,对作品的历史性给予指导。首演结束,他在演后谈中说到:“这部戏对于刘贺的塑造,我认可。”



左:杨军 中:导演王熙旸


2016年3月,当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南昌西汉大墓主人被确定为汉废帝刘贺之时,远在杭州的浙报传媒第一个嗅到了其中的“IP”概念。

 

从确定思路开始、探访考古现场、与考古学者深度沟通、查阅历史资料、编剧、建组、排练,登台演出,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而在这之前,浙报传媒从未真正涉足过舞台剧领域,杭州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戏剧生产中心”。

 

在”进入舞台剧行业”这个动作背后,有浙报传媒的一个新思路。新成立的东方星空数字娱乐有限公司准备将“海昏侯”打造为一个IP,从话剧开始孵化,逐步进入网络剧、电视、电影、游戏等泛娱乐领域。




从戏剧作品开始的孵化,在欧美已经是一种成熟产业模式。远到成就马龙·白兰度的《欲望号街车》和影坛名作《十二怒汉》,近到《偷心》、《战马》这样票房奖项双丰收的作品,都根源于舞台作品。

 

在这两年的国内市场中,《夏洛特烦恼》、《驴得水》、《你好疯子》等成熟话剧改编电影的项目,也在市场上引起了日益增高的反响。



马上要上档的《你好,疯子》是又一部从话剧走向银幕的作品


《海昏侯》的思路也是如此。从考古热点出发,脱身于传媒集团的团队希望将这个历史人物打造为一个新的形象,不拘泥于历史的刻板印象,重塑一个真实而动人的海昏侯。

 

目前,《海昏侯》的”2.0”版已经进入下一轮工作当中,网剧也已经开始筹划,浙报集团对于”海昏侯”这个IP的投入正在不断加大。

 

作为上市传媒集团,浙报传媒的在媒体行业之外的发展路径一向独特而令人称道。收购游戏平台、入主直播领域、参股影视公司,以数字娱乐为主体的互联网产业成为公司发展的重要支撑。

 

媒体+文娱的合作一直给人极大的想象空间,迪士尼便是一个最好案例。在中国,这两个行业的接触也从过去的浅尝辄止,逐步走进大众视野。



一部《狮子王》音乐剧,在全球的票房总计已经超过70亿美金


为何一眼相中“海昏侯”这个主题?媒体和演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戏剧行业能在整个文娱生态链中起到什么作用?媒体的新商业模式有哪些思路值得借鉴?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浙报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兼东方星空数字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雪南先生。

 

1.    得知集团对《海昏侯》话剧的创作表示认可,准备投入更大的制作以及巡演计划。戏剧在规划中能否成为一个独立成熟的商业模式?计划投入多少预算来完成这个项目?

 

戏剧在体量上与影视作品比起来相对较小,但这是一个积累品牌和口碑的过程。特别是随着更多90后年轻人日益加入观剧队伍,戏剧与影视的互动趋势也进一步凸显。

 

接下来,我们正在努力强化主创团队力量,在剧本提升、故事强化、舞美设计方面精益求精。《海昏侯》项目对我们来讲是一个IP项目,我们在规划中,不把话剧作为一个独立成熟的商业项目来考量。

 

至于计划投入的预算,我想还是服从于打造精品内容的需要。我们也在积极寻找有眼光的同道合作,共同致力于《海昏侯》话剧及其他多元产品的开发。

 

2.    我们看到浙报传媒一直是有一个“大文化”的战略考量的,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这三年来在完成产业布局后,所完成的一些阶段性成果。

 

浙报传媒这几年以“新闻传媒平台、数字娱乐平台、智慧服务平台+文化产业投资平台”为基础,全力打造大传媒产业格局。围绕构建数字娱乐产业链,迅速开拓了网络阅读、影视、动漫、游戏、视频和衍生产品等领域。

 

重点收购了杭州边锋和上海浩方,先后投资了宋城股份、华数传媒、唐人影视等一批优秀项目。我们的目标是,通过2-3年努力,建立一条完整的以网络文学、网络游戏、互联网视频、数字体育、动漫和数字出版物等内容为主体的数字娱乐产业链,力争成为国内一流的数字娱乐产业服务商。

 

3.     《海昏侯》项目启动是否意味着集团对于线下娱乐开始布局?对于线下娱乐您有什么观点?

 

海昏侯是新晋历史人物中的“网红”,受到广泛关注。海昏侯故事作为历史题材,可以开发多形态产品。我们探索《海昏侯》舞台剧开发,也可以说是线下娱乐的初步尝试。

 

文化服务既要有线上的便捷性,又强调直观体验感。线上线下用户融合的O2O模式是我们一直比较看重的路径。线上娱乐当然是大势所趋,也是我们进行泛娱乐产业布局的重心所在。同时,近两年我们在边锋游戏、电竞等智力运动项目上都积极开展了线下活动的探索。

 

4.     其实传媒领域和文娱领域从今年开始已经越来越多地进行交叉,几个知名的非虚构作品的开发权都已经被签下。《海昏侯》恰好也是一个从新闻事件之中诞生,是否从这个角度切入对于集团来说是一个主要的策略?

 

非虚构在国外影视工业中是一个很热门的类型,美国、韩国都是非虚构电影开发的代表,它有现实性、故事性、广泛性、切近性等众多优势。但是现在国内开发并不多。而非虚构类题材的缘起其实是新闻事件,报业集团本身就有优势,这么多年以来已经积累了相当体量的故事和题材,可以在甄选之后进行各种产品品类的开发,非虚构确实会成为我们做文娱有别于其他公司的主要策略。从《海昏侯》项目来看,算是一个试水。

 

5.     我得知,集团对于文娱的策略是“提高内容的生产能力”,这是否意味着集团将主要采取原创来作为内容供给的主要方式?

 

虽然内容在总体上正在迎来一轮繁荣,但是我们发现内容正在被重新定义,而这本质上是由新的消费需求决定的。内容产业是典型的注意力产业,随着人们把更多的时间分配和消费在移动互联网端和新的屏幕,我们必须去寻找内容新的“寄宿地”,并打造出人们愿意使用的“爆品”。

 

对于媒体产业来说,内容本身就是与社会潮流、流行趋势和即时灵感高度绑定的无形产品,而判断一个媒体的能力,最终是看其是否拥有能打造出“爆品”的能力,并形成可持续的盈利能力。

 

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其作品如果能成功,必然有其独特的价值观和打动人心之处。我们认为,浙报传媒进入IP内容产业,拥有原创内容的天然优势。我们也希望,可以通过布局IP内容产业,加强文学、影视剧等故事性内容的生产和创意,进一步发挥内容创意人员的潜力。

 

6.  成立一个独立的公司来完成文娱项目的孵化,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在进行多元投资时候,确保不偏离传媒主业的前提下延伸传媒产业布局是我们始终坚持的发展理念。因此投资文化服务产业其实是“正当其时”,在用户和服务内容的层面,都有显著的聚合效应。之前浙报传媒已经在影视方面做了许多投资,成立独立公司进行自己文娱项目的孵化,便于打通产业链,实现资本和内容的联动,更好抢占产业先机。

 

互联网时代的实践反复证明,用户不会为说教买单,却愿为快乐付费。他们需要的是快乐阅读、快乐体验、快乐熏陶。为此,我们勾画了一个基本的“传媒文化金字塔”模型:底层是最能吸引用户的大众娱乐和游戏,中层是包括教育、健康、旅游、求职等专业资讯服务,顶层则是新闻价值传播,上下贯通,融为一体。

 

简而言之,基于“寓教于乐”理念,实现分众化、对象化和渗透式、移动式的传播变革。对浙报传媒而言,跨领域产业拓展不是传媒产业之外的“锦上添花”,而是积极应对传媒发展变局,以用户为核心打造“文化传媒金字塔”,实施从单一提供新闻资讯向以提供新闻资讯为核心的综合文化服务转变的必由之路。

 

7.  最后想请您谈一下,浙报传媒从传统媒体到文娱的转型,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媒体传播的本质是服务。长期做传统媒体,习惯于“内容为王”的价值理念,这不是问题,实际上,今后无论与互联网融合到什么程度,内容肯定仍是核心竞争力。

 

简要讲,我们大体有三个方面的优势:一个是平台优势,作为传媒上市公司,传媒和资本平台便于更好整合产业资源;

 

第二就是内容和人才优势。这么多年的传媒经验和互联网产业的实践探索,其实文娱内容生产和人才培养都在逐步积累和不断提升。比如,这次制作《海昏侯》这部戏,从编剧到导演,从主题曲创作到制作把控,都有集团内部原来从事采编和新媒体产品运营等岗位的媒体人来担纲。

 

第三,浙报集团有丰富的文娱投资经验,通过协同效应,可以最大化发挥各平台之间的功用,生产出更多受大众欢迎的优质内容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