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莎的导演究竟对《亨利五世》做了什么?

皇莎的导演究竟对《亨利五世》做了什么?

评论
11-14 • cici

分享至:

上周五去看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亨利五世》,两个字:惊艳。


极其现代化的表现形式、流畅的语言对白、超级炫酷的舞美设计……一切都让人超级兴奋。


无论是导演对整部戏的编排,亦或是演员在舞台上的最终呈现,都对得起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上话的联合制作水准,看完之后只想说:以后多多合作啊!


关于历史上的亨利五世有多么牛逼、莎士比亚的剧作是多么的巧妙……并不是今天这篇文章的讨论内容。


我想跟大家聊聊的是,这一版的《亨利五世》到底有哪些惊喜。




在莎士比亚的剧作中,英王亨利五世想要以外孙的身份继承法兰西的王位,但却惨遭侮辱。


法兰西太子派遣使者向亨利五世送了一份礼物——网球,以此来嘲讽亨利五世年轻时的荒唐和无知。


戏谑地讲,这是一场由网球而引起的战争。


当然,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依旧是亨利五世对于自身实力的自信,和对于国家利益的追求。


亨利五世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连连得胜,最终率领英军打败了法兰西,娶到了法王的女儿凯瑟琳。


如果不考虑他在几年后就因伤寒而死亡,这确实是一段非常“人生赢家”的经历。


关于剧情,不再过多介绍,还是讲讲其他值得关注的地方。



中文版《亨利五世》16位演员宣传照(摄影:秦智芝)


如果你以为上图仅仅是一张宣传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演员入场时,基本都是运动和休闲风的装扮,画风跟上图相似,穿的会再精干一点。


因为之前上话一直都不是这个画风,我一度以为他们是不是时间太紧没换服装,或者是不是我误闯了排练场……


与常规的暗场、然后演员出现在舞台上不同,《亨利五世》的演员在观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直接从剧场的两侧过道入场。


没有灯暗、灯亮,没有渐起的音乐,一切都猝不及防、一切都在观众面前暴露无遗。


导演这样的设计显然别有用心:台下坐着的各位,快点醒醒,我们要开始演戏了!




与莎士比亚原剧本相同,《亨利五世》这次的中文版同样保留了“讲述者”(致辞者)的角色。


按皇莎的导演欧文·霍斯利(Owen Horsley)的话来讲,讲述者可以是形形色色的人,可以是爷爷给孙子讲故事、也可以是妈妈给女儿讲故事。


在这部戏中,最开始入场的演员无疑也都是“讲述者”(storyteller)的身份设定。


导演选择以一种动感的方式体现他们的形体好的特点,而运动、休闲风能够帮助他们彰显自己的个性。


同时,导演并不希望大家从一开始就化身为剧中人物,而是选择以“演员讲故事”的形式贯穿始终。



我最开始真的以为他们穿成这样是在排练


看过这部戏的朋友们一定也会跟我一样,被台上那个巨大的、能够发光的立方体所震撼。


这个立方体是舞美最重要的一环,也是让我最惊喜的设计之一。


开场后,其他演员们站在舞台上讲着台词,舞台中央的立方体则变为蓝色,只有一名演员在立方体所代表的王宫之中,不停走动、疯狂叫喊。


这一切都意有所指——亨利五世在他的王宫里,如同困兽之斗。




如果这个立方体仅仅被当做英王王宫,那未免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除了英王的王宫,它还可以是法王的王宫,甚至,在取掉两面之后,它还变成了城门。


但最重要的是,它起到了“换场”的作用。


演员们推动立方体,展现透明的两面,这样让大家可以看清楚王宫内所发生的一切。


再次推动立方体,展现非透明的两面,有意让立方体“消失”,就变成了一个户外戏的状态。



立方体非透明的两面


作为导演,欧文·霍斯利的戏从来不会“暗场”。


他觉得让观众不断跟舞台上的一切进行交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不暗场的情况下,一部戏能够不断地让观众的脑子被带到不同的地方,但如果一旦暗场,观众就觉得可以放松、休息了,警觉的思维则会被打断。


导演对于不暗场的执念,在中场休息时达到了顶峰。


大幕始终敞开,舞台上还亮着灯,技术人员在台上敲敲打打、拆除立方体的几个面、将立方体从舞台正中移到右边——台下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但结合上下半场的剧情来看,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


上半场英王亨利五世决定与法国开战,下半场是双方正式战斗,对于观众的中场休息,就是双方的备战呀!



下半场立方体被移到了舞台右边,呈现全透明的效果


立方体实在是太重要,忍不住多说几句。


为了推动这个沉重的立方体,每一个角上都需要有演员,这也是上话很罕见的在日常排练中,全体演员必须共同到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导演觉得,无论何时,演员们都必须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剧组,团队成员之间的互相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部戏中,无所谓主演和配角,也没有大人物和小角色之分,大家是一个整体。


虽是讲述亨利五世的戏,但其他演员也同样出彩。



在戏的后半段,这个立方体被打开,成为了英军攻破的城门


既然是重新翻译的剧本,在台词方面其实也做了很大的调整。


在对话中,新的剧本更加流畅,少了一些文气,但更容易被观众接受。


四百年前发生在英国的历史事件拿到今天的中国来演,多少还是有些陌生。当看到演员们身着颇为现代的服装演这部戏,确实是一种神奇的感觉。


但当你设定为现代人讲一个发生在四百年前的故事,看起来就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作为莎士比亚剧作中唯一一部涉及到英法双语的戏剧,《亨利五世》在翻译方面依旧要考虑种种问题。


要把什么翻成中文?法语是翻成中文还是翻成英文?如果翻译成中文的某种方言,又该是怎样的设置?


最终,《亨利五世》选择保留了绝大部分法语,比如法国公主凯瑟琳的出场几乎完全都在讲法语,而亨利五世本人在这部戏中一直讲的都是中文(原文为英文)。




除了中文跟法语,这部戏中也有一些方言的出现。


四个上尉分别来自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和威尔士,在英文中,四个地区的口音非常有区分度。


为了给中国的观众表现这一差异,导演让四位演员各讲一种方言,于是在台上可以听到陕西话、闽南普通话、河南话,还有东北话(非一一对应)。


对于方言的使用,其实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但依旧惊叹于英国导演在中文版的呈现中依旧如此用心。


如果没有看过原剧本、或者是太久前看过,大家会意识到这个问题么?


但方言的出现提醒了大家:他们四个人应该是不同的。




看完这个版本的《亨利五世》,其实有挺多想法。


如此现代化的演绎,果然还是出自外国导演之手。


外国导演的编排在很大程度上都能给人一种惊喜感,比如上个月英国壁虎剧团指导的《惊梦》中对于屏风的写意化表现。


这一次我又特意问了《亨利五世》的导演欧文·霍斯利,得知那个特别棒的立方体不仅仅是第一次出现在上话的舞台,也是他本人第一次使用这样的道具。


绝不将自己用过的东西拿来在中国再套一遍,而是根据现场、演员构思全新的剧作、设计全新的舞美,我看到的是极高的专业素养。


上话的演员这一次也真的很棒,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形体和表演方面都很出彩。相信看过的观众都同我一样,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无限的潜力。


如果你也对这部颇有现代感的《亨利五世》抱有好奇心,不妨走进剧场看看。


剧照摄影:尹雪峰

 *文中照片皆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提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