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是青年编剧最好的展现机会之一

这大概是青年编剧最好的展现机会之一

上海
02-05• 好戏

分享至:

这几年,国内有不少针对青年戏剧创作者的展示平台,比如大家推崇的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上话也做了这么一件事,他们推出了「新文本孵化计划」这个长期项目,主要是针对原创文本而展开的征集。


与绝大多数剧本评比比赛不同,「新文本孵化计划」不是单纯的把所有原创剧本拿来评价一番、评个奖、再发个一两万的奖金,而是最终实现“一部原创戏剧作品的诞生”。


从2016年6月的孵化计划发布之后,上话在半年内收到了20多部作品,其中有6部作品进入了孵化库。负责人吴嘉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从来都不是担心收到的作品太多,而是一直担心孵化库的作品太少。”


如果你是一名坚持原创的青年编剧,不妨通过这个机会提交剧本,得到一些建议和意见,如果足够优秀,你将会看到自己的作品在舞台上得到呈现。


第一部孵化作品《火山灰》


谈起国内戏剧,总是万分感慨。


一方面,近些年有不少导演和演员为大家呈现了一些优秀的戏剧作品。


但另一方面,如果将一部戏剧作品的关键构成要素,比如文本、导演、演员都限定为「国内」、「原创」,而非「国外」、「改编」,称得上优秀的作品,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这其中最难得的,就是「原创文本」。即使现在的戏剧形式不拘一格,多有创新,比如更加侧重肢体,甚至没有语言,但依旧没有人能够否认文本对于戏剧艺术的重要性。


众所周知的是,原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创作者也相对较少。上话推出这个计划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让更多有志于创作的编剧能够有动力进行下去。


对于青年编剧而言,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可能有一些缺陷,不是那么完美。当他的作品,一个两个都没有办法在舞台上呈现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再有信心继续写下去了。并非每个编剧都是天才,作品一出来就被无数人追捧,得到舞台呈现的机会。


上话希望从新的作品、从年轻人开始培养起来,从而为大家奉献更多更好的原创戏剧作品。


对于剧本的筛选是怎样的,在确定孵化之后上话做了哪些事?我们特意跟「新文本孵化计划」的负责人吴嘉聊了聊,也知道了更多信息。


如果你是一名坚持原创的编剧,亦或是想要支持原创的戏剧观众,也许这里有你想要了解的更多细节。


第一部孵化作品《火山灰》


首先,上话有一个艺委会,由46名戏剧工作者组成,他们将作为上话艺委会创作策划委员,对文本进行评价和挑选。这其中有不少大家熟知的话剧导演、演员,比如吕凉、田水、周小倩、何念、贺坪、许圣楠等等。


对于所有的投稿作品,上话艺委会都会给予书面反馈——不管文本是否入选。

 

相对于绝大多数征文比赛落选者都得不到任何回音的情况,上话做出了相人性化的举措:他们告知每位投稿者自己的作品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让他们不至于一人埋头创作而没有专业的指导意见。在知道作品的不足之后,他们也可以进一步修改,或是尝试新的创作,不至于因为投稿石沉大海后对原创失去信心。

  

对于进入第一轮孵化投资的项目(原创剧本),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资,由上海话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具体进行制作。


第一部孵化作品《火山灰》

 

编剧首先需要针对艺委会提出的意见对剧本进行修改,与此同时,上话会根据剧本选择合适的导演。找到喜欢这个剧本、对剧本认可的导演是戏剧作品进入正式制作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在编剧、导演双方见面,对作品进行交流讨论,觉得合拍、达成默契之后,剧本会进入到日常的规划——剧目正式开始制作,各部门配合、选择演员、进行排练等等。在排练阶段,编剧也会全程参与。

 

绝大多数未经过任何公开演出的原创剧本并非是非常成熟的、不需要任何修改就可以面向观众的剧本,这些剧本也有需要打磨的地方,也有提高的空间。


在排练中遇到的问题,导演、演员也可以跟编剧及时沟通,比如为什么这么想,是要表达什么。在排练期间,编剧会根据导演和演员的一些反馈调整剧本,比如将语言变得更加口语化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导演和演员具有更大的话语权,可以随意修改剧本,一切都是在编剧参与下进行调整。大家从一开始就会被提醒:孵化的目的是去呈现这个文本,编剧的想法和意见非常重要,要根据文本本身的意图去创作,修改文本是为了帮助它更加完善。


第一部孵化作品《火山灰》

 

排练结束之后的正式演出也并非是“内部观看”,而是面向市场的演出。拿孵化计划中目前已跟观众见面的《火山灰》为例,它的公开演出是在1933微剧场进行,除了普通观众购票观看之外,上话也邀请了一定量的剧评人和业内人士观看。


在演出结束后,上话收集了各个群体的意见,形成一个反馈,供编剧参考,在这个基础之上,编剧再进行一些调整。

 

艺委会成员同样也会观看演出,在演出结束后,他们先独立做是否通过的判断,再组织合议讨论。讨论的结果是给吕凉或者田水做“参考”的,最后由他们给出最终决定。也就是说艺委会主任吕凉以及艺委会副主任田水一票拥有决定权(当然他们会自己看演出),但会参照其他人的意见。

 

目前,《火山灰》已经通过了上话第一轮的“考核”,接下来上话会对它进行二次投资,就是再投入、再制作。对于成功入选二次投资的项目,项目制作人及主创团队会得到一定的资金奖励:大剧场项目3-5万;小剧场项目2-3万。而对于日后的制作,后续分成会走市场流程,跟制作所有戏剧作品走的流程一样。


对于最后的剧本来说,有这么几个方向:上话自用,或通过上话给国内话剧团体,如其它省市的话剧团(国有),以及话剧生产机构(民营),甚至是民间剧社进行交流。

 

上话制作戏剧,不是每个作品都是往商业的方向去考量的,也会鼓励原创、当然要进行有效的投入——让有限的资金发挥最大的作用。找到有发展空间的作品,对这个作品进行最佳投入。


一部戏剧的制作成本其实是非常高的,孵化计划的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也在于筛选出有潜质的作品,然后再进行投入,这样的投资风险就会变小。


当然,未必所有作品都要往商业的方向发展,其实很多作品不是那么商业,但是有人文情怀,有对社会的思考,是有意义的,也都会归到上话的孵化库中。


艺委会开会讨论《火山灰》


翻看豆瓣舞台剧9.0分以上的高分作品榜单,如果将剧本限定为国内剧作家原创,那就有创作于上个世纪的《茶馆》(9.4分)、赖声川导演的《宝岛一村》(9.2分)、《暗恋桃花源》(9.0分)、电影同名话剧《南海十三郎》(9.3分)。其他的呢?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


如果将评分标准略微放宽,看一下豆瓣8.0以上的作品,也许会稍微松一口气。


大家最为熟悉的孟京辉导演作品《恋爱的犀牛》(8.7分),《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8.2分)等等都在其中。


《恋爱的犀牛》剧照


在更为年轻的一批创作者中,周申、刘露编导的话剧《驴得水》(8.5分)在走向电影荧幕之后得到了很多正面评价,我们之前一直为大家推荐的朱宜编剧作品《我是月亮》(8.2分)同样得到了不少好评。


《我是月亮》剧照


尽管参考豆瓣评分是一个略显简单粗暴的标准,毕竟这是一份大多数人打分后得出的榜单。不可否认有一些实验性作品同样优秀,却并非符合大多数人的胃口。


但我们需要承认的一个事实是,相比于欧美、乃至日本戏剧碾压级别的优势,国内优秀的原创话剧,尤其是原创剧本还是太少,这也是吴嘉的忧虑所在。


「新文本孵化计划」这个长期项目诞生没到一年,没有人现在就能下一个定论说它很成功,它所筛选出的每一部作品都非常值得推荐。


这个项目最重要的意义就是给了国内坚持原创的编剧一个展示的机会。


给国内原创文本一个成长的舞台,通过不断地打磨,让一个稍显稚嫩的文本逐渐成熟,然后为大家贡献更多优秀的原创作品,这是「新文本孵化计划」的目的所在,这也是原创文本、以及这个项目本身值得关注的原因。


说真的,国内戏剧还是太缺好的原创文本了,真的是非常期待看到更多好的原创戏剧作品通过这个项目脱颖而出,也希望各位青年编剧的作品能够通过这个项目与大家见面。


投稿方式:

作为长期项目,「新文本孵化计划」一直接受投稿。即日起就可以用电子邮件的形式将个人简历、联系方式、完整的原创剧本(未公开制作上演)、剧本故事大纲、编剧创作构思等发送至邮箱:

newscripts.sdac@china-dra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