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戏我看到了最后,都没见到主角|但,真的没关系

这部戏我看到了最后,都没见到主角|但,真的没关系

评论
12-2 • 嘉毅

分享至:

必须承认,当我跟随着一个头发还湿漉漉的女孩,快步走下几十级台阶,到达最终那个聚会的大厅之后,我的心情是懵逼的。

 

在一张长长的宴会桌上,我看见一位素未谋面的金发年轻人缓缓举起宝剑,周遭原本沉醉于杯中酒的其他人逐渐拥簇在他的身边,将他一点点托起。

 

“这个人难道就是麦克白?”



Sleep No More纽约剧照,那张长宴会桌


对,没错。这是Sleep No More上海场的结尾,通过预演场,我可能是全球头300个看到Sleep No More上海场的观众之一。

 

七月份我推送了Sleep No More来上海的消息,然后这篇文章便是在朋友圈爆炸了。半年来不仅这部戏人尽皆知,连“浸没式戏剧”这个概念也是每个人都会提上一嘴。

 

这部2011年登陆纽约然后火到现在的戏,我就不费篇幅在此再做基本介绍。需要补课的同学可以戳这里看看这篇造就了戏剧界第一个10w+的消息。




除了制作出品方,我基本可以算得上全中国最了解Sleep No More上海的人。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跟SNM的创始导演聊过,和中方制作人聊过,和在纽约和上海都担任舞台监督的朋友聊过,对于它的基本资料也早已烂熟于心。

 

在看戏之前,我也没有进入过这个神秘的Mckinnon酒店。我甚至听说在演员完成排练之前,也完全不被允许进入场地,为的就是保持对这个环境的新鲜感和敏锐度。


而可以先告诉大家的是,就算我的阈值已经被拔高到如此地步,这次在Mckinnon酒店中的体验,依旧能用“梦幻”二字形容。

 

这篇文章不会涉及到剧透,也不能完全算得上是一篇攻略。我忠实地记录下了我看过戏的感受,有点长,但希望能够和你一起分享。




除了在门口排队时拍下的照片,今天我没法给各位提供任何一张图片作为参考。在入场之前,每个人都要把手机寄存,或是封装在一个特制的袋子里,结束的时候才可以开启。

 

还是需要在这里跟大家再三强调,在整个体验过程中,严禁、严禁、严禁使用手机和任何拍摄设备。

 

每场350名观众看起来不多,但是因为特别的入场流程会耗费一定的时间,排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需要有一点心理准备。

 

在入场之前,建议大家轻装上阵。所有的包需要被寄存,手机封装起来,所以不要带什么大件物品或者是贵重物品去剧场。

 

场内一是需要走动,二是空调还比较足,所以当天我进剧场的时候穿的是一件短袖T恤,温度刚刚好。


场内的“运动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以走动为主,奔跑的时间不算太多,所以爱美的姑娘们也不用太过紧张,主要是鞋子轻便些就好。

 

包寄存好之后,登上一段狭窄的楼梯(真的很窄,同时就能走两个人吧),会来到第一个入口。你会拿到第一个令你兴奋的小道具——一张扑克牌。



Sleep No More纽约的扑克牌和面具


当我低头探入侍者撩开的一道帘子进入房间的第二秒,我便知道Sleep No More上海已经成功了。

 

我走进了一道曲折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通道,指引我的只有地上寥寥几只羸弱的、昏黄的、摇曳着的小灯泡,以及隐约传来的爵士乐声响。

 

通过声音我能判别出前方的一对情侣离我约莫一米开外,但我能做的事情只能是在黑暗中一步步往前探,免得自己摔倒。

 

走了不知道多久,又撩起一道帘子,豁然开朗,Manderley酒吧到了。

 

这是一个真正的酒吧,可以点酒,有卡座,也提供免费的饮用水。


这里将会是你第二个等待的区域,你扑克牌上的数字将成为你的入场序列,稍安勿躁,会有侍者依照数字,分批引领大家进入酒店。

 

真正的探索才刚刚开始,在下一个区域里,你终于可以拿到那个著名的道具——白色幽灵面具。


面具背后有着可调节装置,每个人都可以服服帖帖地带上,然后成为一名窥探整个酒店的“幽灵”。

 

一位身着礼服,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孩走了出来,言语温柔地向我们介绍酒店内的一些守则。

 

我跟她面对面相距一米,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像是在注视我,又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面具的“掩护”下,我们保持着亲密的距离,却不因为陌生而互相产生尴尬。

 

在结束体验后我才回味到,这才是这个面具最神奇的用途。

 

每一批观众大约八人,在戴上面具之后,会被一同引入一部电梯。在电梯操控小姐的安排下,电梯不断停下又开启,同行人也三三两两进入大楼。

 

原本应该显示楼层的按钮上空无一物,我不知道我们在哪里,也不知道最终会到哪里去。

 

我最后一个独自离开电梯,电梯门在我背后关闭。环顾四周,我在一个两端客房门都开着的走廊中,灯光昏暗,空气氤氲,音乐声充满了整个空间,没有戏在发生,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观众。

 

我不得不说,有一点点吓人。我自认没有走进任何一个房间探索甚至翻动的勇气,只能沿着走廊快步向前,登上一级台阶,来到下一层。

 

上来之后,再穿过一个狭窄的过道,终于见到了人群。


一个红色长裙的中国女子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独舞,这个空间像是一个小酒吧,周围有不少白色幽灵或站或坐,正在观看她的表演。


离她最近的人完全突破了一米的“陌生人安全距离”的限制,只要不影响她的行动,并没有所谓的“表演区”和“观赏区”之分。

 

我们看得到她的眼神中,焦虑和忧愁逐渐浮现。她意兴阑珊地停下了舞蹈,坐在一张桌子面前,打开餐盘,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下一块带血的牛排。

 

她凝固了,张开嘴,缓缓吐出一枚戒指,拿在手上把玩。


她向我伸出手来邀请,我穿过人群靠近她。

 

她起身来注视着我,我躲在面具之后看她的眼睛,和鼻尖上沁出的汗珠。


她将戒指套在我左手的无名指上,牵着我走向她的房门。

 

她在门口和我轻轻拥抱了五秒,旋即走入房门,把门关上。

 

正当我想和其他观众一起走入房间的时候,门口的”黑面具”举手示意我们停止。


想起制作人的介绍,场内大约有30名黑色面具,行使舞台监督的职责。他们会告诫你有哪些区域暂时禁止通行,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帮助的时刻,也可以向他们求助。

 

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得到了一次一对一表演,刚刚决定跟随一个角色她的故事线就暂时中止,新的探索又得开始了。

 

接下来的过程中已经没有初入环境的不适感,场景中也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不停有演员从我身边穿过,而此时我的更大的兴趣已经放在了探索环境之上。

 

我穿梭在一个个陌生的空间里:我看到一个一条长长的商店街,一侧是一间旧上海式样的药房,另一侧则是一个全西式的会客厅;穿过会客厅的后门,是一个更大的房间,地面铺满黑色塑胶粒,房间中央是一张标准的桌球台,却空无一人。

 

逐渐我又踏上了一个人的路线,偶有其他观众和演员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人同行。没有“剧情”的压力时,细节就在眼前浮现了出来。

 

走近一架钢琴,旁边堆着的厚厚一叠文件正是形色各异的琴谱,还有批注和明显的翻动痕迹;我在某一层的管理员办公室中细细查阅了入住记录和账本,上面还记载着某一个房间的意外情况;许多楼梯的拐角处都摆放着天使雕像,形态各不相同。

 

喔说到楼梯,我不得不多提两句。在制作人向我介绍纽约版和上海版异同的时候,特意提到了一点:“上海版的室内空间,在主创的设计下进行了巨大的改造。”

 

当时没法理解,直到穿梭在酒店中才真正意识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这栋六层大楼绝不是我们惯常以为的层与层之间有着对称的楼梯连接,整栋楼中上下楼的地方不计其数,且各不规则。

 

有的楼梯从一楼通到三楼,转角过去则是二楼到四楼,有的地点有两个方向的通道,有的房间则是曲径通幽,在跟随剧情到达之前怎么也想象不到这里另有一番天地。

 

换句话说,说这里是个“迷宫”也不为过。

 

在迷宫中渐渐走失的我,突然在迷雾中看到一个人影,是一个正在石头台子上叠着被单或是桌布的一位女仆。

 

我终于找到了今晚的第一个可以跟随的角色,虽然并不了解她是什么身份,但已经想要快点结束没有剧情的探索。

 

这位金发的女仆将头发盘在头后,行色总是匆匆。她不太和看上去重要的角色同行,时而收拾下手提箱,打扫下房间,在楼上楼下穿梭着。

 

在一个空无一人的酒店前台里,她迎接了一位孕妇。这位孕妇似乎与另一位服务生有些感情纠葛,三个人在前台内外有一场幅度颇大的舞蹈,女仆离开。

 

和我同行跟随她的只有另外一位女孩儿,其他人都被更为热闹的场景吸引而去,很显然的,她并不是“主角”,除了女仆,我也看不出她更多的身份。

 

女仆走到餐厅,开始准备餐点。


她打开一个瓶子,在牛奶中滴入了一管液体。


她将牛奶晃匀,冷漠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稍等片刻,许多观众拥簇着前面的那位孕妇走了过来,将牛奶一饮而尽。

 

整栋建筑里,只有我和前面那位女孩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次私密的凶杀,只有两个人看到了起点。

 

我们跟随着女仆,走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个聚会厅。这个聚会厅便是一轮循环剧情的起点和终点,所有人会集会在此,然而又各自离开,再开始一次循环。

 

女仆站在台下,远远注视着长餐桌上发生的一切。我的注意力也全部都在她的身上,这也是我没有看到“麦克白”的原因。


在循环开始之后,我又跟随着女仆把前一个循环里遇见她之前的剧情补完,具体剧情,这里就卖个关子。

 

接下来的一个循环,我不准备细说,也没法细说。看完第一个循环我心里已经明白,我看到的剧情,永远只是整栋建筑里故事的一小部分。

 

我看到两个女人在酒桌上进行了一番交手;一男一女在药店中肆无忌惮地亲吻;两个人在竹林中穿梭,护士注视着他们;几位医生将一个女人按在病床上试图制服,最终那个女人吐着满嘴鲜血摆脱了束缚。


整个晚上,面具是陪伴我的最好伴侣。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并且不需要和任何人进行交谈。

 

哪怕我提前知道“麦克白”的剧情,这个晚上,我也没有见到麦克白;哪怕我没有见到麦克白,我所体验的故事线也独一无二,足够让我回忆到现在。

 

在最后一遍循环结束之后,再次穿过那个入场时的幽暗隧道离开酒店。灯已经亮了起来,大楼中的雾气已经消散,有人在酒吧中兴奋地交谈着,也有人三三两两低头散去。


我独自走出这栋大楼,一直摩挲着那位红衣舞女套在我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写在最后:

 

1.目前票已经卖到明年三月份了,你如果手里已经有票,是福气。


2.演出全部是舞蹈呈现,没有台词,不用担心语言问题。


3.不必强求结伴而行,哪怕是几个人一起去,也会被扑克牌和电梯小姐分开,让你们独自带着面具体验。


4.不必苛求“一次看完主线剧情”,没这个可能,也没这个必要。


5.你探索到的每一个事件和空间都会让你兴奋。


6.一对一演出,演员会来邀请你。你可以很近地去观察,但不要妨碍表演。


7.用手机和相机真的会被丢出去。


祝你们在酒店中好梦。